六九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豆家媳妇 > 394 回来了
    /!无广告!

    张婶子母子住在付家,第二天付温氏带着她去了土安巷。

    “离着不算远,走着就到,小昔他哥专门挑的离得近,有事跑快点不到一刻钟就到。”

    张婶子道:“什么都替你们想周到,真想不到一个将军心蛮细,不知哪个有福的能嫁给他。”

    俩人说说话就到了豆家,看着大门,张婶子不好奇了,长公主的闺女,皇上的外甥女,住什么样的宅院都不奇怪。

    下人开了门,付温氏领着张婶子直接去了正院,遇到下人给她们福身行礼,张婶子不敢出声,紧紧跟着付温氏。

    进了正屋,听到付昔时的笑声,付温氏道:“你看谁来了?”

    正和陶姨姥包姥姥她们说笑话的付昔时一看是张婶子,摁着桌子想站起来,谭阿婆一旁扶着她。

    “婶子来了,我说今天我一直想笑,是要见到婶子了。”

    张婶子已经知道她怀孕,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去扶着。

    “别动弹,我又不是外人,快坐着。”

    陶姨姥包姥姥起身招呼着,给张婶子让座,所有人坐下。

    张婶子看着付昔时的肚子,好大,难不成又是双胎?

    付昔时笑嘻嘻道:“婶子,我就盼着你来哪,以后住这里不走了,等疙瘩成了亲,等着抱孙子,让阿婆也过来。”

    昨天付温氏说了这个意思,张婶子一口答应,就是说住在付家不好意思,付温氏说不嫌弃就住下,张婶子哪里会嫌弃,张家只有疙瘩一个,她和婆婆肯定是跟着儿子过,这样的岳家有啥挑剔的?付家说啥都应承。

    “是,过几天让疙瘩去接他祖母,以后婶子常来,你可别嫌烦。”

    “不烦不烦,我巴不得婶子天天来哪,我现在在家呆的憋气,幸亏姨祖母外祖母天天陪我说话,还有大表姐,婶子还没见过吧,是姨祖母的大孙女。”

    这时陶桂芳母女进来,见一陌生妇人,听她们说话,知道是付昔云未来婆婆。

    她带着大妞上前见礼,张婶子给了大妞见面礼,夸了大妞几句。

    付昔时最近不知为何,总喜欢笑,说啥都笑个不停,好久不见张婶子,她问了阿婆,再也不问石河镇的事,只说这里的热闹,说等生了以后能出门,带张婶子出去玩。

    张婶子经过付温氏的提醒,也不提石河镇的豆家,坐了一会,说认识门了,以后来串门。

    付昔云和张成志的婚期定在明年三月十六,年前时间太紧,算卦的算了三月,张婶子也说好。

    现在的付昔时肚子比单胎大,所有人都知道了,豆渣是喜得当晚没睡着觉。

    建丰长公主欢喜又发愁,去宫里要了两个嬷嬷,专门给宫妃接生的稳婆。

    付太夫人听说后,也是天天的来一趟,要是付昔时睡了她就和陶姨姥她们说话,等付昔时醒来再陪着她呆一会。

    罗志豪出远门了,带着陶家小六和小七,所以他还不知道。

    十一月二十,罗蔓菁生了嫡长女,付昔时不能亲去,陶姨姥当豆家代表去送了礼,回来说一个大胖闺女,孟家太夫人抱着一直笑。

    陶姨姥说孟家没因为生了闺女脸色不好,太夫人还一直说闺女好,之后能照顾弟弟。

    付昔时知道这是孟太夫人会说话,罗蔓菁说过她婆婆很开朗,可是听她那么说,是让孙女当扶弟魔?

    不知道古代有没有扶弟魔。

    腊八,建丰长公主亲自送了粥过来,付太夫人也送了一坛,说亲自熬的,还热乎着,付昔时吃了三碗,亲娘做的,亲祖母做的,养母做的,小碗装着,那也吃的饱饱,挺着肚子四仰八叉坐着。

    现在没人说她,都说怎么舒服怎么来,建丰长公主说道:“在自己家,肚里俩孩子,爱咋样咋样,别委屈肚里孩子。”

    所以付昔时穿也是穿她画的款式,一个棉夹袍,下身宽大的薄棉裤。想出去院里走走,披个皮毛斗篷。付老大给的,一点不笨重,又暖和。

    陶桂芳母女住在豆家,房大夫天天一早过来,不像以前诊了脉说几句医理就走。现在总要有时在院里瞄一眼,没见到人才走。

    付昔时有回让陶桂芳给房大夫家里送点心,说感谢房大夫一直以来的看诊,说给他母亲和儿子尝尝付家点心,喜欢吃再送。

    第二天房大夫的母亲来豆家回送礼物,和陶姨姥相谈甚欢,陶姨姥给孙女提了房大夫,陶桂芳说听祖母做主。

    两家定了亲,也是开春成亲。

    过了腊八,付温氏着急了,付原河期间来了封信,说年前会回来,这就要年底了还没见人。

    每次来信都是叶知府收到后再派人送过来,付原河还不知道家人都去了应天府。

    付温氏着急的是大冬天,北边冷,路上道不好走,一个老两个小,宁愿儿子过了冬天再回来,也别腊月里赶道。

    她不知道付原河正在叶知府家喝腊八粥,然后听叶知府说豆家付家全搬去应天府去了。

    叶田卓惊奇道:“豆大嫂真的去应天府开铺子去了?哎呀!她胆子太大了吧?”

    付原河放下汤勺,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叶知府说道:“你大姐不是付家亲生你都知道,她亲哥带他们走的。”

    叶田卓啊了一声,问道:“她亲哥是谁?会不会又弄错?就这么跟着走了?铺子都不要了?不该呀,付同窗,你家跟着一起去了,啥时回来呀?”

    付原河看着叶知府,等着他说。

    “咳咳,我也没想到,一直在想,会不会认错?可是去了就没回来,那肯定就是真的,真没想到呀。”

    樊耿岳喝着粥,心想,女婿还是这么呆,也不知道怎么混到知府的,话都说不清。

    叶田卓急道:“爹,你倒是说是谁呀,豆大嫂她哥是谁?”

    叶知府捋捋胡须,道:“听说过罗小将军吧?”

    叶田卓点点头,迟疑问道:“不会是罗小将军吧?”

    叶知府一拍巴掌道:“就是他!”

    声音大的吓樊耿岳一跳,放下汤勺道:“让不让人喝粥了?”

    叶知府讪讪道:“我不是憋坏了吗?又不能给别人乱说,好不容易盼着岳父回来好好说一说。”

    叶田卓直接站起来,离开桌子,跳了几下,激动的搓手,道:“真的!我最敬佩罗小将军了,那以后我能认识小将军,哈哈!等我我家给他们说,眼红我吧。”

    付原河吓一跳,大姐知道自己不是付家的亲生,又被叶家认错,曾说过:谁这么缺德把我这么好的闺女扔了,让我知道了好好骂一顿。

    因为捡来时是刚出生,绝不会是丢了,只能是扔了。

    ……

    ps:我们的原和回来了!欢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