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四百五十一章:正式队长
    /!无广告!

    第十一卷:阴阳之路

    ……………

    奇迹,简直是奇迹。

    我没死,我居然没死,居然在记忆被几近剥离乃至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情况下生存下来!

    我很惊讶,也很意外,惊讶于诅咒安排,意外于命运捉弄。

    但最后我还是找到了钥匙。

    种种机缘巧合,种种惊心动魄使我一点点认清了自我,看清了现实,继而找到钥匙,找到了那把开启我记忆之锁的钥匙。

    说是这么说,实际上……

    那把钥匙……

    我已失去。

    不过,我依旧不会放弃,不会颓然,我,仍清晰记得,记得那时我曾发下的誓言。

    而现在,我,回来了!

    ………

    恍惚之间,不知过了多久,当何飞睁开眼睛之际,发现周围是一幕熟悉场景。

    熟悉的环境,空荡的地面,还有在某种神奇能力影响下全身伤势的快速恢复。

    地狱列车5号车厢!

    青年现已处于列车5号车厢之内,然而与之前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出现于车厢的仅有他一人,当然,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一次属于单人任务,考核亦仅限他一人参与。

    观察片刻,确认自己已返回列车,又见伤势消失无踪,默然回神,何飞先是长呼一口气,随后便走到车厢两侧座位一屁股坐了下来。

    活下来了!

    成功渡过了那场特殊级灵异任务!

    但,他也很累了……

    注意,这种累非指身体上的累,而是精神与大脑的双重疲惫。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其实在刚刚经历的那场考核任务里,何飞几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受到螝物攻击,说起来很难让人相信,甚至都违反了灵异任务常理,话虽如此,但事实上已何飞的理解分析能力,待如果说置身任务时他还没有多想,那么,当完成任务继而回返列车后,大学生就以快速想通其中关窍。

    往简单来说关键点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

    阻止!

    不错,就是阻止,用尽一切办法阻止考核者恢复记忆,竭尽所能阻止考核者完成任务,很明显,由于考核者记忆被篡改导致其忘记了自己执行者身份,那么这一来考核之人就不会像以往那样主动寻找线索主动寻找生路,而任务时间却又不断流逝,随着一天天过去,随着时限逐步靠近任务末尾,只要考核者始终处于失忆状态,那么待任务时限到达后,结局只有一个,死!被抹杀,被诅咒定下的任务规则无情抹杀!

    诅咒目的如此,任务里的那只记忆螝目亦同样如此,正如早前所猜测的那样,许是受到某种规则限制,螝似乎除了能利用何飞充当杀戮工具外本身则无法杀死何飞,所以螝便着重干扰起青年记忆,试图导致对方因任务时限达到从而被规则抹杀!

    是的,规则这个东西往往是把双刃剑,在保护你的同时又何尝不能至你于死地?

    而此刻何飞之所以会这么累,主要原因便在于这场考核任务太过不同寻常,竟是一场解密性质远大于恐怖性质的任务,一不留神便会错过生路!

    之所以会这么认为,理由依旧不算复杂,不管怎么说如今的何飞早已脱离菜鸟范畴,前后更是经历过多场灵异任务,之前大多数任务虽也困难重重,可螝毕竟往往来源于外部,螝如要袭击执行亦必定要通过各种手段才能得逞,不料这一次螝却来源于内部,来源于自身,何飞更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螝竟直接依附在自己身体之内,难怪最初他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一丝螝物踪迹,难怪从始至终毫无线索,加之记忆又被篡改,以上种种对任何人而言皆属必死绝境,可以这么说,任务最后何飞能找出螝物所简直就是奇迹,期间一旦判断失误那他便会错失生机。

    思绪,跌宕起伏,时间,缓缓流逝。

    车厢内,正当何飞端坐客椅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一道声音,一道冰冷声音径直浮现于脑海:

    “提示,代理队长何飞,现已成功通过队长考核任务,目前已经正式成为诅咒空间第七执行团队队长,队长权限开启,具体事宜可前往1号车厢查看。”

    别说,恰恰是这段话将何飞从思绪中拉回现实,此刻,听罢声音,何飞精神一振,没错,虽说任务里历经风险饱受危机,但完成任务后自己最终还是获得了应有回报,回报是什么?那就是……

    他,何飞,现已甩掉了代理二字,继而成为正式队长!

    只不过,声音结束后,何飞却没有如预想中那样立即动身前往1号车厢,反而在原地又继续休息了一会,原因上面说过,虽然5号车厢早已将其全身伤势都治疗完毕,但却办不到消除精神疲劳,要不是对队长权限颇为期待,何飞甚至都有种想立刻回房先狠狠睡上一觉的冲动。

    ………

    又休息了大概15分钟,许是体能有所恢复,终于,何飞起身离开,离开5号车厢,临走前还特意扫了车厢时钟。

    23点17分。

    见状,何飞一惊,没想到时间竟这么晚了!虽说他知道地狱列车乃至整个诅咒空间一向无白天黑夜之分,可执行者毕竟是人类,长久以来众人也一直按照以往24小时作息制生活,果然,见时间现已如此之晚,大学生泛起嘀咕,心里则也琢磨着要不要干脆先回3号车厢休息得了,等到明天在去1号车厢查看队长权限不迟。

    呲啦。

    打定主意,何飞抬脚朝连接门走去,随着一道接门自动打开的清脆呲啦声,做出决定的他打算直接返回3号车厢,然而,途径4号车厢之际……

    他看到……

    有一个人,有个留着光头身穿黑背心又满脸胡渣男人正横躺4号车厢,躺在右侧那排连椅上呼呼大睡!见状,何飞微微一愣,彭虎?这么晚了对方不在自己卧室睡觉怎么跑到4号车厢来了?

    “啊……呼!”

    事实上何飞的疑惑没有维持多久,刚刚连接门的开启响动现已将对方吵醒,入目所及,就见彭虎先是打了个哈欠缓缓起身,砸吧砸吧嘴,抬手抹了抹嘴角口水,最后慢慢睁开了双眼。

    只不过刚一睁眼,视野刚一清晰,首先映入眼帘的确实一道熟悉身影,至少对光头男而言万分熟悉的身影。

    可能有些突兀,又可能睡梦刚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此刻,注视着那道身影,凝视着对方面孔,光头男愣住了。

    目前刚刚醒来的彭虎就这样呆呆看着青年,看着何飞,何飞则对其露出笑容。

    5秒钟后……

    “卧槽!”

    刹那间,先是一声惊愕大喝,待下一秒来临之际,彭虎便猛的从连椅纵身跃起,大步走至对方面前,然后二话不说给了何飞一个大大的熊抱。

    光头男满脸欣喜,何飞更是能明显感觉到此刻对方内心的喜悦与激动,不由让他内心一阵温暖。

    “兄弟,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男人之间的友情很纯粹也很直接,刚一见面,双方既没长呼短叹亦没嘘寒问暖,仅仅一个拥抱,仅仅一个招呼,二人就已完全了解对方心境,很快,松开对方,彭虎本能询问道:“那个,队长考核……通过了?”

    听着对方那等同废话的问题,何飞耸了耸肩反问道:“既然我如今依旧能活着出现在你的面前,那么这代表着什么彭哥还不知道吗?”

    彭虎则哈哈一笑,点了点头,旋即举起右手拳头用力锤了下何飞胸口继续道:“好小子!我就知道你会完考核!毕竟你的本事你彭哥我还是清楚的。”

    可以看出来,得知何飞现已正式通过队长考核,光头男是真心替对方高兴。

    二人先是寒暄了一阵,但由于某一疑惑一直困扰于脑海,未等对方所言其他,赶忙岔开话题,何飞将心中疑问径直提了出:

    “对了彭哥,你这是咋回事?你不在3号车厢自己房间睡觉怎么跑4号车厢睡了?莫非……你搬家了?”

    听到青年问题,又见对方面露不解,摆了摆手,彭虎连忙解释道:“卧槽,你瞎说啥呢?我又没病,放着房间不睡跑到这打地铺,我之所以会在这,其实还是因为你。”

    何飞微微一愣,心中愈发不解,好在彭虎为人向来直接,这次不等青年询问他就以把事情前因后果完整叙述开来。

    原来之前何飞在参加队长考核任务没多久,程樱便将这一消息告知了其余众人,可以想象,待知何飞竟然偷偷去执行那据说诡异非常的队长考核任务后,众人躁动起来,更多的则是替何飞担忧,毕竟这队长考核任务并非强制性,任何时候都可以自由选择执行亦或是不执行,原以为何飞会三思后行,最不济也要准备充足才会有所选择,然万万没有想到何飞居然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去参加考核了,虽不可否认部分同青年接触较久者明白何飞不告而别是怕众人不放心继而加以劝阻,可,可队长考核终归是一场难度未知的特殊级灵异任务啊!万一考核失败,大伙儿可就真没希望了,团队亦经不起接连死亡两名队长的沉重打击。

    当然,担忧归担忧,事情既已成事实那么无论如何都无法挽回,目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加之何飞已然进入任务世界,那么大家也只能在心里祈祷,祈祷大学生能考核成功继而顺利获得队长权限,毕竟列车里的人没有傻子,他们又如何不知道何飞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整个团队着想?毕竟代理队长仅仅只是一个名义上的称呼,权限也仅有新人登车时的信息通知权,整体而言没啥实际用途,所以,为了能让队伍获得更得信息,为了能让团队能在将来灵异任务里增加存活率,无论如何正式队长的权限一定要拿到手。

    道理谁都懂,不过大家依旧担心何飞安慰,加之又不知道对方何时能够回归,最后,经过一番商议,执行者纷纷达成共识,那就是在何飞执行队长考核任务期间,每天晚上都要有人去4号车厢睡觉,因为任务回归地点一向是5号车厢,而何飞回归后如果想回返3号车厢那么就必定途径4号车厢,而提前置身4号车厢里的人则必然会率先得知对方回来的消息,继而第一时间通知众人,商讨结果很快出来,第一晚由赵平睡4号车厢,第二晚是姚付江,第三晚是彭虎,第四晚则是钱学玲,第五晚为程樱,夜里一旦有谁发现何飞回归就要立即通知其他人。

    结果……

    令彭虎欣喜的是,没想到何飞恰好在他值班的当夜平安回归!

    这又如何不让光头男喜出望外?

    “咦?彭哥,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我执行这场考核任务的时候,列车里已经过去3天了吧。”

    彭虎倒是本能点了点头,何飞却心中暗自一惊!

    其实这并不难解释,或者说早在最初进入诅咒空间时大学生就曾偶尔在意过,对某件事有所猜测,那便是每一场灵异任务世界都有可能是一个独立完整的真实世界,感觉和执行者所处的现实世界处于平行空间状态,那么,此刻,待从彭虎口中进一步得知自己为时7天的任务在诅咒空间才仅仅过去3天,那岂不是说,诅咒空间里时间流逝速度只有现实世界和任务世界的一半?如真是这样,长期置身于此的执行者岂不是个个都能活很久?

    可惜,就算以上猜测统统属实,但,事实上,屁用没有!

    理由很好解答,诅咒空间内的时间流逝慢于现实世界,所致结果亦能够让人青春常驻,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极为美好的设定,更是现实世界多数有钱人和女人们的纷纷向往,然而,也请不要忘了这里是处什么地方!

    这里是诅咒空间,是一处充斥死亡危机的恐怖空间,这里等于地狱,或许你此刻还活的好好的,可不久后你便有极大可能会死在灵异任务里,就连叶薇那种智慧卓越又活过十几场灵异任务的老人都无法幸免!

    想到这里,摇了摇头,将脑海里杂乱想法暂时抛开,思绪回返现实,这时身旁彭虎则也如猛然想起什么似的抬手一拍脑袋道:“啊!你看我,光顾着和你说话,正事都差点忘了!”

    “走,咱们去3号车厢!”

    言罢,光头男当先转身回返,没错,他要去通知其他执行者,他要把何飞通过考核平安归来的好消息第一时间告知大伙儿。

    然,刚一转身,何飞却伸手将其拦住。

    “嗯?怎么了?”

    望着面前彭虎那满是胡渣又包含不解的表情,何飞尴尬一笑,挠了挠头说道:“这样不好吧?毕竟都这么晚了我想大家也早已睡着,这时候吵醒别人……”

    “嗨,我还以为是啥大事。”

    何飞倒是很会做人又处处为他人着想,但彭虎可就不在意那么多了,一听对方顾忌的是这个,光头男当场咧嘴大笑道:“吵醒个屁,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大伙儿可谓个个神色不安,尤其是我和程樱两个最为担心,大家早就盼着成功回返的消息了,我要是现在将你回来的消息告诉大家,想必今晚那群人反而会睡的更安心,走,别墨迹了!!”

    听彭虎如此回答,何飞原本想不惊动旁人悄悄回房间继而美美睡上一觉的计划彻底泡汤。

    ………

    来到3号车厢,彭虎当即在那些有人住的房间门前挨个砸门,嘴里更是不断大喊道:“别睡了!起床!起床!我们的英雄回来了!”

    果然,随着光头男那一通敲砸呼喊,原本紧闭无声的房门开始有人走出,第一个打开门出来……

    居然是姚付江!

    很奇怪吗?不,一点不奇怪,至少对于了解平头青年的何飞而言是一丁点都不感到意外,诚然这个时间段正值睡觉时间,然姚付江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电子游戏迷,除置身灵异任务外,寻常时候每晚都会玩游戏到午夜凌晨,如今还不到零点,对方十有八九还没入睡,说是这么说,事实也确实如此,彭虎敲门时他正在房间玩一款单机游戏,听到响动自是不言其由推门而出。

    依旧和预想中大庭相径,姚付江刚一出来便看到了站在彭虎身前的何飞,青年先是一愣,旋即面露喜色继而本能大呼起来:

    “啊!何飞你回来了!”

    平头青年喜不自胜,不料彭虎却伸手敲了下青年的脑袋对其呵斥道:“你小子说啥呢?现在要叫人家队长!”

    “对对对,必须的,这是必须的!何飞已成功通过队长考核,那么现在起咱肯定要叫人家队长才对!”

    二人这番满含玩笑的对话听得何飞一阵无语,本能转移视野,就见赵平与钱学玲二人亦分别从走出各自房间。

    由于加入团队较晚,对于何飞,严格来讲钱学玲对青年的了解目前还不算太深,当然,不深归不深,但对方那一向宽厚和善的为人方式和卓越机敏的过人智慧却令她印象深刻,加之她本就心地善良,此刻,当这名侥幸活过一场困难级任务的女性新人看到何飞后,不同于彭虎的理所当然,不同于姚付江的喜不自胜,钱学玲露出惊讶神色,似乎很惊讶对方竟能成功通过队长考核,是的,在她那所知甚少的个人意识里,她对特殊级灵异任务理解不同于资深者,钱学玲本能认为特殊级任务的难度应该不次于困难级,甚至持平困难级,正是基于这种想法,所以很自然的,待确认何飞成功回返,当亲眼看到对方站在自己面前后,女人震惊了,没想这名叫何飞的青年会这么厉害,竟独自一人通过了考核!

    好在钱学玲反应不慢,仅仅愣了愣,接着便和姚付江一样面露喜色继而朝何飞表达祝贺。

    何飞则同样微笑对其点头示意。

    然后,视野继续转移,从身前三人转移到第四人身上,转移至那名刚刚推开房门的某眼镜男身上。

    再然后,他看到了一张千年不变的冷漠表情。

    如上所言,当身着睡衣的赵平来到何飞面前时,那张斯文无比的脸孔没有流露出丝毫表情,先是上下打量了青年几眼,又抬起手扶了扶鼻梁金丝眼镜,直到将这一切做完,男人才用一副和脸孔平表情一般无二的淡然语气张口道:“考核通过了?”.

    赵平这幅反应不由让置身一旁的彭虎撇了撇嘴,姚付江则更是用厌恶目光偷偷瞥了他一眼,但早就了解赵平为人乃至行事风格的何飞则毫不在意,毕竟这才是眼镜男的正常反应,赵平话音刚落,瞬间猜透对方意思的何飞就已点头回答道:“嗯,考核任务完成了,我现已成功获得正式队长职务,除此以外,对应权限亦以获得。”

    见青年了解自身意思又见对方予以完整回答,沉默片刻,赵平紧随其后继续询问道“那么,队长权限都有什么?”

    眼镜男倒是长话短多,可惜这一次何飞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快速回答了,旋即尴尬摇头回答道:“额,不好意思,刚刚返回,还没来得及去1号车厢查看。”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现在很疲惫,打算先好好睡一觉,等明天在去查询队长权限事宜。”

    “嗯,也好,看你的样子似乎确实经历了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如此打算倒也无可厚非。”

    (不堪回首的往事……这话,这话听起来咋这么别扭呢……)

    几人就这样在车厢走廊聊了一会,只是,聊着聊着,何飞很快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挠了挠脑袋,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环顾四周,先是左右张望了一圈,其后便对着身旁四个人询问道:

    “咦?我怎么感觉……似乎,似乎少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