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顾九秦峥 > 第380章 春晓中毒
    白无渊指的昏过去,是真的昏过去。

    确切的说,从先前在酒楼里面,春晓被打了一个手刀劈晕之后,便再也没有醒来。

    若是旁人,白无渊大抵不会那么在意,可对方是春晓。

    且,还是他自己劈晕的。

    听得白无渊这话,秦峥则是快步去了房中,待得查探过春晓的确不是伪装出来之后。冷声吩咐:"去请大夫来。"

    眼见得下属领命去了,秦峥这才看向先前的随从,问道:"先前你话没说完,问题是什么?"

    那会儿下属的话说了一半,穆渊就来添乱了。

    虽然事情烦乱,可秦峥最大的优点便是记性好。

    秦峥一问,那随从顿时便站出来,恭声回禀道:"回大人,属下方才也是想告诉您,那女人昏过去了,且现在所有的证词,都说这次的计划是这个女人做的,她要截杀您。但对于缘由,却无一个人说得清楚。"

    大理寺的人审案,要的是务必详实。可是今夜不知是不是运气太差,留下来的这几个活口,都是些蠢货,给出的信息都太过贫瘠。

    靠着这个拼凑出来的事实,显然还缺乏依据。

    然而现在。他们派出去去端老巢的人还没回来,至于那个众人口中所谓的主谋春晓,还在昏迷之中。

    听得下属的汇报,秦峥捏了捏眉心,道:"行了,我知道了。"

    一旁的白无渊听着他们这些话,却不知在想什么,只是他的眉眼中那一分担忧却不是假的。

    他的确是在担心春晓。

    秦峥心中道了一声有趣,自己则是道:"我去审一遍。"

    没有郑怀洛在身边,最不方便的一件事,便是秦峥需要自己去审问人。

    这大理寺里面,若说谁的审讯手段能跟秦峥媲美,除了郑怀洛之外,便无人敢站出来。

    就连姜道臣都不行。

    更遑论说,其他的这些人了。

    眼见得秦峥去了。那几个人却是没来由的瑟缩了一下,为里面的犯人们点了一根蜡烛。

    让大理寺卿亲自动手审问,只怕这些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

    待得秦峥审讯完之后,大夫也来了。

    他身上还带着未曾褪却的戾气,看的那大夫吓得浑身一哆嗦,下意识便跪了下来:"给大人请安!"

    这动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也是犯人呢。

    秦峥摆了摆手,示意他进去看诊,自己则是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白无渊。

    被秦峥看着,白无渊勾了勾唇,冲他点头示意,表情里倒是带出了寻常时候的笑容。

    如贴了一张面具一样的虚假笑容。

    秦峥微微蹙眉,收回了目光,转身随着走了进去。

    因着有这么多的人在盯着自己看诊,那大夫越发有些瑟瑟发抖。

    连带着给春晓把脉的动作,都多了些颤抖来。

    寻常看诊,虽然有家属们看着,可都是殷切期盼祈求的,哪儿像今日这般,被群狼环伺似的,他自己都要吓出病来了!

    还是白无渊看出他们这群人围着的不妥当,无奈的看向秦峥道:"我说秦大人,您确定不要出去一下么?"

    他们再这么围着下去。别说给春晓看诊了,怕是他们这儿先多出来一个大夫病人!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看出大夫的恐惧来,因咳嗽了一声,道:"大人。要不我们去外面候着?"

    他们的初衷原本是想看着这春晓别闹什么幺蛾子,可现在吓到人家大夫,倒是有些不好了。

    闻言,秦峥点了点头,眼见得那几个人当先出了门,自己则是坐在了椅子旁,随手给自己倒了一壶茶。

    白无渊见他这模样,心中喟叹一声,一面温声道:"有劳大夫了。"

    听得他这话,那大夫连忙应声,只是心里却在腹诽。

    这位大人一个人,都顶过方才那好些人了。

    可这话他到底不敢说,只能努力让自己专心,去给春晓看诊。

    他集中了注意力,却发觉出不对劲儿来。

    好半日。大夫才松开了手,却有些迟疑道:"大人,草民已经看诊过了,这位姑娘的脉象……有些不对劲儿。"

    他说不上来哪儿怪异,可就是觉得。这姑娘的脉象不是正常人。

    "此话怎么讲?"

    秦峥闻言微微蹙眉,看着那大夫问道。

    而一旁的白无渊也收敛了几分笑意,看着春晓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

    什么叫做不太对劲儿?

    那大夫斟酌了一番,小心翼翼道:"大人,草民才疏学浅,着实诊断不出来,可依着她的脉象,草民大胆推测……是毒。"

    也只有毒,才能解释她现在时快时慢,却又不危及生命的古怪脉象了。

    这话一出,白无渊脸色顿时一沉,一旁的秦峥也冷声道:"你可确定?"

    春晓是被人提前下了毒,还是自己早知道会有现在这一幕,所以服了毒?

    他脑海中瞬间过了许多阴谋,偏生在这时候,门外有人回禀:"大人,有您的信,是驿站传来的。"

    听得驿站两个字,秦峥顿时站起身,快步走到门口,抬手道:"拿来给我,谁传的?"

    顾九还在驿站里呢,这深更半夜的,若是无事,他们不会传信!

    见秦峥一瞬间眉眼冷冽下来。那人连忙压低声音回禀道:"是咱们的人,说是夫人有件急事跟您说。"

    这话一出,秦峥拆信的手都有些抖。

    阿九……他走的时候,这丫头还好好儿的呢。

    然而待得打开信之后,秦峥却是觉得一颗心瞬间跌落了下去。

    大抵是猜到了秦峥会这样的反应。所以顾九的第一句话,便是叫他安心。

    而待得看到后来,秦峥的眼角甚至带上了几分笑意来。

    这小丫头……

    顾九信上寥寥数语,只说了两件事。

    第一,她安好。

    第二,春晓身上有毒,是她下的,她也能治。

    看完这信之后,秦峥终于松了口气,旋即吩咐道:"你们去快备车。将夫人接过来。"

    他才说到这儿,复又叫住了人,道:"等等,我亲自回去一趟吧。你们在这儿守着,不准任何人进出。"

    听得秦峥的话。众人立刻应声,反倒是白无渊看出他的情绪里沾染着轻松,再想起先前在邓县的时候,顾九的妙手回春,因试探着问道:"可是秦夫人能治春晓的病症?"

    闻言。秦峥却只是睨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劝白大人还是少动歪脑筋,夜深了,您有这个功夫,不如补补觉。明日可有的是事情做。"

    这个人身上谜团还未解释清楚,虽说如今是合作,可秦峥对他始终放不下来心。

    更何况……

    还有那人的招认。

    秦峥念及此,心中冷凝,面上倒是分毫不露。

    听得秦峥这话。白无渊却是无奈一笑,道:"秦大人教诲,下官谨记。"

    就算是秦峥什么都没说,可从他的神情中,白无渊也猜到了一些。

    能让秦峥深夜接顾九过来。只有为了春晓这一件事儿。

    只是他不明白的却是,顾九难道会未卜先知么,怎么会突然给秦峥传信,说能诊治春晓的病?

    能从秦峥的表情和话中推测出来这些,白无渊也算是个奇才。只可惜,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春晓的毒,就是顾九所下的!

    秦峥吩咐完之后,自己便快马加鞭的回了驿站。

    而此时,顾九还未睡下。

    她从让人传信之后,便一直有些不安,生怕自己会耽误了事情。

    直到门外脚步声传来,顾九顿时便快步迎了上去,打开门后,正跟秦峥四目相对。

    "夫君,您怎么回来了?"

    她原本以为,会是随从们回来的,谁知道竟然等来了秦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