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千秋不死人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算计
    看看那飞舞于九天的花苞,王冲嘴角忽然翘起,露出了一抹痛快:看看那飞舞于九天的花苞,王冲嘴角忽然翘起,露出了一抹痛快:图穷匕见。

    今日,他就要明着将这小子给坑死!你不是花费了数年心血,耗费数百万两黄金,数十万担粮食来修炼这道宫吗?

    今日,我便要叫你数年心血,毁于一旦。无数财物,付之东流!

    太平道,不可欺!门阀世家,亦不可欺!事后纵使总坛追究下来又能如何?自己背靠王家,总坛还能要了自己的命不成?

    翠绿色的花苞飞舞,悬浮于雕塑之上,有流光不断闪烁。伴随着花苞旋转,翠绿色的流光环绕,终南山上气机变化,一缕缕生机竟然被那花苞凭空抽取而出,用来维持生机。

    “虞七贤侄,莫要耽搁,速速放出终南山道场的香火信仰,好叫这青莲扎根下去,形成终南山的功德池!若是迟了,只怕花苞枯萎,亵渎了圣人,你要被圣人降罪,落得个欺骗圣人的罪名!”王冲一双眼睛看向虞七,眸子深处满是戏虐。

    他料定终南山道场根本就没有积蓄信仰之力!虞七是个野路子,也绝不会有人提前和他说信仰之力的事情。

    “信仰之力?什么信仰之力?”果然如王冲所料,此时虞七一脸的懵逼,双眸内全是懵懂。

    信仰之力?啥玩意?

    王冲愕然:“贤侄,难道没有人和你说,在开启道脉之前,不论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要请来香客祭拜。需请够九百九十九柱香火,才有开辟下三品三等法脉的资格。九千九百九十九柱香火,可开中三品法脉,中等法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柱香火,可开上三等法脉。”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王冲愕然,眼中满是不解。

    上三品,为一品到三品。中三品,乃是三品至六品。下三品,六品到九品。九品法脉,一品一重天。

    品序关乎到分配的道门气数多少,圣人降下的神念多少,获得的圣人关注多少。

    品序,更是代表了未来的潜力。

    “咯吱~”虞七袖子里双拳紧握,看着空中急速旋转的青色花苞,其上一缕缕清气缭绕,面孔一片铁青。

    “完了,没有香火之力孕育这花苞,要不了三个时辰,只怕这花苞就要枯死。到时候,只怕终南山将会被花苞强行抽去天地间的所有造化,到时候整片山脉皆要化作寸草不生的死地!”王冲此时故作其态,声音里满是自责:“都怪老夫!都怪老夫!来之前,我应该和你说清楚!我应该和你说清楚的!”

    “贤侄,你尽管责罚我,你尽管打我吧!都怪我,坏了你的算计。一旦这花苞枯萎,其内圣人神念无法孕育出来,使得圣人念头陨落,到时候贤侄要获罪于圣人,贤侄你责罚我吧!你就算是杀了我,老夫也毫无怨言!”王冲跪倒在地,此时痛哭流涕。

    “砰~”虞七猛然抬起脚,一脚将这恶心的老家伙踹飞,眼睛里露出一抹阴冷:“毒龙!”

    愤怒已经无用,只能想尽办法补救!

    “下属在!”毒龙猛然自山林间窜了出来。

    “虞七,你敢对我叔父无礼……”一边王裘见到自家叔父筋骨折断,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不由得怒火冲霄便要发作。

    “你若再敢冲我吼半个字,我便立即将你宰了!抽魂炼魄,贬入九幽!”虞七冷冷的看着他,周身杀机肆无忌惮扩散而出。

    果然,虞七话语落下,王裘顿时为其杀机所涉,不敢言语。

    “混账东西,这是我的错,老夫自然要承担一切责任,这是我与虞七兄弟的事情,管你这逆子什么事情!”王冲给了王裘一个巴掌。

    “终南山下,有住户三十万,你去传我法令,所有住户皆入我重阳宫叩拜上香,我便减免其一年税收!”虞七传令了下去。

    毒龙闻言二话不说立即远去。

    “来不及了!”陶夫人眸子里满是冰冷,袖子里的手指刺入了掌心,眼睛里冰雪风暴在酝酿。

    “或许吧!不管如何,都要试试!若真的能成呢?”虞七深吸一口气。此时看向那花苞,花苞不断在虚空旋转,抽取着终南山的造化。不出三个时辰,所有终南山亿万年大地孕育的造化生机,将会尽数泯灭。

    “重阳宫五千弟子,祭拜圣人!”珠儿在一边呵斥了一声。

    “拜圣人!”五千弟子齐齐一拜,然后俱都是拿出香火,插在了鼎炉之上。

    “呵呵,来不及了!五千弟子,也不过依旧是下三品罢了。不成上三品,终究是难成气候,日后无法形成洞天福地,更无法供奉神灵!无法为门下弟子提供庇佑!五千弟子的香火,不过是延缓时辰罢了!顶多延缓半个时辰!”一边王冲心中冷然一笑,身躯挣扎着站起身,口中咳血,接过了一株香火,颤颤巍巍的上前,面上却是悲痛道:“所有过错,皆因老夫而起。是老夫疏忽大意,方才有今日之过。老夫愿意承担一切后果罪责。老夫要贡献出自己的一株香火。”

    王冲不断叩首,供奉上香火,然后在叩首。香火之气冲霄而起,但是虞七却没有将香火之气放出去。香火的吸纳必须一蹴而就,无法成就上三品,他心中不甘。

    “老道士,你莫要与我打哈哈装可怜,我今日便与你明说:不管你有什么身份,我今日若不能成就一品,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将你抽魂炼魄,在这重阳宫中点天灯!”

    虞七冷冷的看着王冲。

    面对着那不含半点表情的眸子,王冲忽然心中一个激灵,忍不住身躯一个哆嗦,所有话语都被惊得咽了回去,再也不敢吐出一个字。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场中气氛压抑的叫人喘不过气,王冲也是有气无力的躺在香炉前,哼哼唧唧不知死活。

    一炷香、两炷香、三炷香一个时辰过去,方圆数百里草木蔫吧了下来。两个时辰过去,犹若是秋天降临,所有草木一片枯黄,树木中的生机在缓缓消散。

    第三个时辰,方圆百里一片死寂,山间草木尽数枯死,大地中再无半分生机。

    “来了,有人来了!”珠儿欢呼了一声。

    众人寻声看去,却见几个汗流浃背的村民,自山下跑来,连忙跪拜烧香。此时此刻,终于有附近的村民闻讯赶来,贡献出了自己的香火。可是,与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柱香火依旧是令人绝望的数字。

    “贤侄,来不及了!在拖延下去,只怕这终南山都要枯死,就连不远处的道门祖庭也同样要遭殃。若将道门祖庭化作死地,只怕列祖列宗饶你不得啊!你不如暂且先将那香火祭献,形成一个下三品的福地。至于福地品级,日后再想办法也不迟啊!”此时地上气息奄奄的王冲终于‘艰难’的抬起头,面色恳切的劝说着虞七。

    开个下三品道脉,虞七这一支算是完了!任凭你有天大的谋划,也是无用功。若虞七开脉失败,他也会遭受惩罚。若虞七只开了个下三品,就不管他的事情了。

    “老道士,你想好怎么死了么?”十娘眼睛红了,背后雌雄宝剑震动,他当然知道,自家儿子为了谋划这一处福地,究竟付出了多少。

    “十娘,你若想杀我,便尽管动手,我知道是我欠他的!”老道士闭上眼睛:“可是现在没得选了,既便只能开下三品,也终究好过此地化作死地强。我死了不要紧,若叫我道门少了一处福地,老夫才是百死莫赎。”

    没有理会老道士的话,虞七只是伸出手自袖子里拿出了一个玉瓶:三光神水。羊脂玉净瓶内,五光十色荡漾,日月星精气流淌,似乎蕴含着一方星空。

    “三光神水!”老道士见识不错,此时看那一瓶子的三光神水,顿时眼睛都直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三光神水,死死的咽了一口口水。那可是三光神水啊,足以助武者脱胎换骨,修士再塑身躯重活一世。看到三光神水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知道,虞七想要干什么了。

    “贤侄,三光神水乃先天三光造化而成,珍贵无比,就算是一品洞天,也绝不能与之媲美。你莫要糟蹋了三光神水,与其用三光神水滋补这处荒山,倒不如将三光神水给我,我替你寻一个上好的山河,在花费数百万两黄金,替你重新塑造一个终南山如何?”老道士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

    虞七不理他,依旧是自顾自的打开盖子。

    “你这一瓶三光神水,又能坚持多久?三个时辰?五个时辰?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白白浪费了?”老道士忍不住心疼。

    手指一弹,瓶子里的三光神水震荡,在老道士心痛欲裂的目光中,一瓶三光神水尽数倾泻在了终南山上。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本来枯萎死寂的终南山,竟然再次重新恢复了生机。

    “暴殄天物啊!道场终究是外物!”老道士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