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风过情海城 > 第560章:粉色裙
    她气喘吁吁的,紧紧的抓着桑落。

    桑落很惊讶,卖掉她?

    小孩子表达语言的能力并不高,但是宋小唯连比划在说,“我今早上听到我爸爸妈妈说的,说你很神奇,说你身体愈合能力很厉害,受伤了也能自己结痂,然后有人要买你,开了高价,陈列辉要卖掉你!”

    宋小唯激动的说着都要哭了。

    桑落看着她,“别哭。”她说。

    小孩子其实不懂这么多,但是桑落懂。

    陈列辉,要卖掉自己吗?

    她一路上低着头,可是。。

    真的吗?

    婆婆会答应吗?

    不会的,婆婆她。。。

    宋小唯见她不出声,急的不行,她自己没有背书包,两个人又走到了她家,背了书包,然后才去上学。

    一上午,桑落都在出神。

    或许自己,要被卖掉了吗?

    前几天。。。

    突然来到了她的家里,那个笑的跟弥勒佛一样的人吗?

    可是为什么。。

    就是因为她跟其他人不一样吗?

    书包里面,有削铅笔的小刀。

    桑落拿出来小刀,擦干净,然后在自己的手指上划了一下,很疼,血一下子就出来了,可是。。

    可是很快也凝结了。

    开始结痂。

    桑落不明白,这就是自己被卖掉的原因吗?

    —

    陈列辉一上午没有去工作,他跟陈阿婆坦白的摊开了说了。

    陈阿婆一愣,然后猛地站起身,“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她连连的说了三个不可能,然后指着陈列辉,“这是你妹妹啊,小辉,你怎么能有这样的心思,有这样的想法,这是你的妹妹!!!”

    她太激动了!

    激动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那一头半百半黑的头发都在抖!

    “我是不会答应的!这是我养的,我养了好多年啊,桑落很乖的,她陪了我四年了,我不会答应的,陈列辉!!你怎么能有这样的心思呢!”

    陈列辉早就想到了,母亲会这么说,他看着陈阿婆,“妈妈,你看看我们家什么样子!你有什么钱?靠着每天采药吗?靠着地里的庄家,还是靠着我一个月一千左右的工资出力干活!妈妈。这样的生活一辈子有什么用?”

    “儿啊,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我们一家安安稳稳的不好吗?”

    “我要结婚,生子,我得娶老婆,你有钱吗?你买得起楼买得起车吗?谁愿意在这个憋屈的地方过一辈子啊,妈妈桑落不是你亲生的,就是你买来的,你卖了就是!一百万啊,一百万啊你知道吗?我一个月工资一千五百块钱我干几辈子都得不了的钱啊!”

    “妈!”陈列辉跪在了陈阿婆面前,“爸爸走的时候,是因为没有钱治病,走了,你带在这个村子里面有啥用,看着这些药材,你才卖出去几毛钱啊,我们拿着这笔钱,自己投资药厂,妈妈我才24岁啊,我的人生也才开始,我被骗进了传销组织的时候日日夜夜的想着你,我想干出来一番事业来接你去大城市享福,而不是在这里。。妈,求求你了!!”

    陈列辉抱住了陈阿婆,两个人抱在一起哭,陈阿婆怎么也不愿意答应把桑落卖掉,她一早就知道,桑落身体这个特殊的愈合能力是一场灾难,她拼命的捂着不愿意被人发现,怎么还是被人发现了。

    她是做药材生意的。

    她知道。

    这样的特殊能力,而且对方愿意出一百万来买下她,她的命运就变了,能不能活下来不一定,说不定那些人。。

    陈阿婆也跪在了地上,“这是我的孩子啊,我养了四年啊,阿辉你知不知道拿了这一百万,以后就见不到桑落了,那个老板买下来桑落,不是要养着她啊,她的身体这么特殊,你就没有想想,万一他们。。。”解剖做研究,把桑落当成一个标本!

    陈列辉不是没有想过。

    这个是最坏的一点。

    可是金钱的诱惑。

    “妈,你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陈列辉咬牙,“你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你要看着我打一辈子的光棍吗?你想看着我们老陈家没有香火吗?桑落不是你的孩子,就是你买回来养着的,你就当没有养过,就当这四年没有养过!妈妈我跟你保证,我拿了这笔钱,我投资一个药厂,我们好好过日子,我带你离开这个村子,我们去镇上买一栋楼我娶妻生子!”

    确实,这是一个美好的生活。

    任哪一位母亲都想看到自己的儿子娶妻生子。。

    可是,这样的条件是要建立在她要放弃另一个孩子身上吗?

    陈阿婆依旧是捂着胸口摇头。

    她闭上眼睛,眼泪不住的滚出来,头发也乱了,半百半黑的头发黏在脸皮子上,她的脸上布满了干纹细纹,如同苍老的树皮,那是这几年来思念失踪的儿子所致。

    她做梦都想儿子能回到自己身边来。

    做梦都想儿子能够娶妻生子。。

    可是。。。

    “妈——”陈列辉声嘶力竭,“妈妈儿子求你了!”

    陈阿婆摊到在了地上。

    —

    桑落下午放学回家。

    她放下书包,把院子里面晾晒的草药翻了个个,让晒得均匀点。

    陈阿婆打开了门,走进来,她手里拎着一个菜篮子,今天她去了一趟镇上,买了排骨跟一条新鲜的鱼。

    正好看到桑落乖巧的整理药材,她眼眶一红。

    “桑落啊。”陈阿婆喊着她。

    桑落直起腰,就看见了她,“婆婆你去镇上了吗?”阿婆很少出门,她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后山,因为陈阿公就埋在后山,阿婆每天就喜欢在阿公的坟前念叨着,之前是念叨着儿子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回来了,阿婆喜欢在山上采药,很少去镇上。

    阿婆说,“我给你买了一条裙子,你看看好看吗?”

    陈阿婆很少给桑落买衣服,家里也没有这个钱,当初她在人贩子手里买下来桑落就花了所有的钱了,家里桑落的衣服都是邻居给的,邻居的女儿大了,以前穿着的那些不穿了的衣服就给了桑落。

    桑落穿着也合适。

    她今天去了镇上的超市,买了新鲜的排骨还有一条鲤鱼跟一条粉色的裙子。

    “桑落,去穿上看看。”

    桑落洗净了手,然后拿着裙子去了屋子里面,她自己会穿衣服,所以阿婆没有跟过来,在院子门口,阿婆看着桑落进了屋子,一下子哭出来,她捂着嘴巴,满头半黑半百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