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暖婚 > 第889章 怕就不得这欢喜了吧!
    “我要!”

    没等霍慕沉开口,宋辞就扑到他怀里,伸手就要去拿巧克力。/29/29474/

    只可惜,霍慕沉突然收手,巧克力就落进掌心里,他似笑非笑的侧身:“某人不是到梦里去吃糖了吗?”

    “那是小姑娘,又不是我!我这么乖,就听老公的话,怎么会和那种小姑娘是一种类型呢!”宋辞一板正经道。

    “哦,原来是这样~”霍慕沉凑到宋辞委屈巴巴的脸蛋前,不疾不徐的慵懒道:“那小辞,你知道那小姑娘醒没醒?”

    “我干嘛要管那小姑娘,我眼里就只有我老公呢!”宋辞指着外面,一板一眼的说:“日月为证,天地良心,我宋辞的心里就只有我老公,别人在我眼里都看不到的!

    我会自动屏蔽呢!”

    霍慕沉顺着她手指看向天空,只有星星和月亮,禁不住调侃:“小辞,现在只有星和月,等到太阳和月亮同天时,你再吃巧克力吧!”

    “啊!霍慕沉你故意的,那种时候还要等到明天太阳落山时才能看到日月同辉!”宋辞干脆抬起腿,跨坐在霍慕沉大腿上,搂住他肩膀,面对面的看着他:“霍慕沉,太阳也在天上呢!只不过现在去睡觉啦,其实都在一起呢!

    你能因为你睡觉,我醒着,就说你不在吗?”

    “说得挺有理。”

    宋辞见状,继续加油努力的哄骗霍慕沉:“霍慕沉,你就给我糖吃吧!”

    “求得没诚意。”

    “巧克力是你做的,肯定没有添加剂,我吃了不会肚子痛,你放心吧!”宋辞捧起霍慕沉脸颊,亲了他左右两边好几口。

    “小……”

    又亲一口!

    “你以为亲我就管用?”

    宋辞也不管他说什么,只要霍慕沉一开口就亲他,一直亲到霍慕沉埋在她颈窝里,低低哑着声笑出来:“真是服了你了!”

    “那有糖吃吗?”

    “明早。”

    “啊?”

    “牙疼,怎么办?”霍慕沉反问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出低沉的笑声:“小辞,我记得某个小姑娘小时候爱吃糖,突然有一天捧着门牙跑到我面前,哭唧唧的说再也不吃糖了。”

    “我不记得了。”宋辞目光左闪右躲。

    “怎么,想当小赖皮?”

    “才没!”

    “既然不想当小赖皮,那就履行诺言吧!那小姑娘和我说,”霍慕沉俊美的面孔浮着化不开的宠溺,贴着她耳尖,哑沉着嗓:“沉哥哥,我这辈子再也不吃糖了。

    我要是再吃糖,就罚我这辈子任由沉哥哥嘲笑!”

    “霍慕沉,你竟然学我说话!”宋辞直接炸毛了,反过来去捏霍慕沉耳垂,气鼓鼓的问他:“你怎么什么都记得?”

    “小辞的一点一滴,我不敢忘。”

    霍慕沉亲亲她小脸,拖着她两条小细腿,让人像考拉般挂在自己身上,把人抱进主卧里:“乖,先去洗澡。”

    “那你呢?”

    “我去厨房喝点水。”

    霍慕沉说完,折身就下楼。

    宋辞坐在床沿看着霍慕沉的背影,以及霍慕沉下楼前,偷偷在自己手心里塞进来的巧克力,眼神瞬间落寞了。

    原来,她欢喜的不是巧克力。

    欢喜的是给她巧克力的霍慕沉。

    若是这糖换了人给,怕就不得这欢喜了吧!

    霍慕沉有点演不下去了,直直的走下楼,翻出一杯杯冰水朝喉咙里灌,心口如刀割般难受!

    他的小辞居然遭受到那样的苦,可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还好还好,他回来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给陆子衍。

    “喂。”

    “三哥,你声音怎么哑了?”陆子衍疑惑一声,就继续道:“三哥,这热搜还可以,宋嫣然,陆怀可还有安丽娜的三角豪门狗血的确很有槽点,够吐槽一阵子!

    只是似乎有几个围脖大v号好似故意和我们杠起来,非要给三嫂和你的围脖抬热度!

    还有……现场的录音隐隐提到宋嫣然要和你说什么,到底是什么?”

    “老六,我要陆怀可生不如死!”

    霍慕沉如同地狱里来的魔鬼般,字字犹如咬着带血的肉般,吐了出来!

    “三哥,怎么这么突然,好戏还没演完!”

    “先把陆家根基彻底切断,我懒得再和背后人玩了,把陆家所有人的把柄全都拿出来,底下生意交易的证据交给大哥,废掉陆家明面上所有的生意,逼他们必须动用地下的!”

    末了,霍慕沉又道:“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陆怀可。”

    他要让陆怀可落到他手里,生不如死,受尽千刀万剐!

    他眼尾发红,心口更痛!

    那可是他捧到心上的人啊!

    他从小到大都不肯碰一下,居然有人敢对她动手!

    这一刻,霍慕沉没有理智了。

    “留着陆怀可到婚礼结束后,让陆家所有人跟着陪葬,不论用什么手段!”霍慕沉咬字道:“陆怀可,留着。”

    陆子衍听到那边骇人的口气,一下子就猜到霍慕沉肯定是知道了什么,而且还是关于宋辞的事,因为只有宋辞才能让霍慕沉失控到发疯!

    他只能先硬着头皮应下:“好,三哥,我去办。

    陆怀可,保证活着留给你。”

    “先废ak,再把陆怀可扔给那人,我不染血。”霍慕沉为了宋辞,都不会让自己手里有一丁点把柄会落到他人手里。

    “好。”

    只要陆怀可留给那人,那可能就不是死了那么简单,指不定就丢了什么,一个肾,还是两个?

    “让陆夫人留的久一点,亲眼看着陆怀可死,懂?”

    “懂。”

    陆子衍心里彻底松了口气,要是三哥要动手,还不如他来动手,要不然真脏了三哥的手,那可怎么办!

    毕竟,那人在暗,他们在明。

    那人想要拉三哥下水,三哥偏不!

    霍慕沉安排好一切,用力闭上眼睛,身体靠在冰箱门上,即便是身后寒噤的冷意都压不住他心痛的灼痛!

    他倒冷水进喉咙,一直到胃里,都浇不灭这种痛!

    突兀的,一声响起。

    “霍慕沉。”

    霍慕沉听到小姑娘的声音,猛地睁开眼睛,黑眸沉沉的通过黑暗看到宋辞站在他一臂之处。

    “你……都听见了,会不会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