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暖婚 > 第972章 他这一生的心软都给了宋辞!
    第972章

    他这一生的心软都给了宋辞!

    “不能,味道令人难闻,我让人重新给你做一份。”霍慕沉也不知为何,一股莫知名的恶心感很强烈。

    他低头看向乖巧的宋辞,见她并没有难受的感觉,试探性的问道:“你不觉得难闻?”

    “我不觉得,我觉得很好吃。”宋辞拉住他的小手指:“老公,我们都劫后余生,还不能好好休养一番,吃点好的,补一补吗?”

    “小东西,就你理由最多。”霍慕沉压下恶心感,把饭碗端到她面前:“少吃点,对你肠胃不太好,我出门透透气。”

    “好。”

    霍慕沉放心出门,化解体内的恶心不适感,目光阴沉的看向远处的光,刺目却炙热。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三哥,我有事要和你说,四哥……姜锦城从京城那边让小九给你打电话,但是你一直不接,姜锦城说有事要和你谈。”

    “不接,如果姜酒再用这种事来打扰,就撤走她m&r的执行总裁位置。”霍慕沉声音冷漠。

    步言蹙起眉头:“其实这件事不能怪小九,姜锦城是小九的亲哥哥,每个人都有私心,小九也没有想过让姜锦城避开该有的惩罚,只是小九想让姜锦城走正常的手续,结果怎样她都能接受,可就是现在……秦宴和许星辰那边死不放过姜锦城和许星澜。

    听说这几天,秦宴的手伸了进去,当着姜锦城的面开始折磨许星澜。”

    “所以?”

    霍慕沉单手插兜,一身矜贵的矗立在步言面前。

    “三哥,要不然你就让他们走正常手续,该怎么判刑就怎么判刑吧!再这么折磨下去,可真就是生不如死。”

    步言有善良的心,坏人得到坏报就好,他不想百般折磨。

    霍慕沉黑眸深邃的盯着他,扯起唇角,反问:“老七,如果何言被人砸断十根手指,一生都是残废,你会怎么做?”

    步言:“!”

    霍慕沉冷呲:“陆怀可的折磨和下场,你见到了吧!”

    “见过。”

    步言当然清楚,陆怀可被霍慕沉关起来大半年折磨得生不如死,又被人活活挖去两颗肾脏,还是在人活着的时候,简直比姜锦城和许星澜的下场更惨。

    “既然知道我的手段和秦宴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该知道,我和他是同类人。”霍慕沉散去恶心感,朝步言迈去一步,倨傲的睨他一眼:“同类人,对付同一个敌人,结果会是怎么样?”

    “可是……”

    “无论我和秦宴什么恩怨,我不介意偶尔和潜在的危险合作,只要达到目的。”

    “三哥,你真心狠。”步言由衷说道。

    霍慕沉挑唇,不置可否。

    他这一生的心软都给了宋辞!

    “给小辞安排的检查都可以了吗?”他问。

    步言点头:“三哥,三嫂再在医院里住几天,观察一下就可以回家。上一次三嫂应该是没有中毒,有的不良反应都是怀孕后的反应,肚子里的宝宝也很健康。”

    “谁问你这个?”

    “那三哥你想问什么?”步言不解问他。

    “肚子里的,是男是女!”霍慕沉对于女孩没兴趣,对于男孩勉强有几分兴致,打人的兴致。

    步言一惊:“三哥,你不会重男轻女吧,这种老思想可不是太好,我们都不允许透露是男是女的,而且现在只怀孕两个月,也根本就查不出来。”

    “她身体怎么样?”霍慕沉问。

    “三嫂身体不错,你娶进来一年养得很好,不过三嫂肠胃不好,孕期不会长太多体重,不用担心,定时复查就行。”步言感慨:“三哥,你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有孩子了!”

    霍慕沉早就把要给宋辞一个宝宝的话抛到脑后,声音阴沉:“呵,这福气给你。”

    “我倒是想,可惜何言的户口本捏在何家,他们根本不给我。三哥,要不要你帮帮我,我……”

    “聒噪。”

    不给步言说完话的机会,霍慕沉绕过他离开。

    步言:“……”

    霍慕沉回到病房,见宋辞正掀开被子下床,他及时把人接过去:“怎么下床了?”

    “吃撑了,嗝,下来走一走。”宋辞扶住他臂弯,踩进鞋子里,抬头对霍慕沉说道:“刚才小九发消息,问你有没有时间和姜锦城谈一下,姜锦城手中有什么想要和你交换,你要不要打电话回去?”

    “不用。”

    “好。”

    霍慕沉扶起宋辞走到外面,低头问她:“京城的项目,还想去做吗?”

    “我暂时没有想好,但是秦宴和许星辰的婚礼总要去参加一下,而且我也很想知道,秦宴上辈子明明爱许星辰,却没能活着出监狱见到许星辰,”宋辞说:“我偷偷和你说,其实许星辰上辈子就做过一段牢狱,我还亲眼见过她被折磨得很惨,十根手指都被打断了,后来就没有见到她了,不过应该是活不下去了,后来就见到秦宴了。

    我当时真想不到许星辰是秦宴的挚爱,毕竟秦宴说是为自己心爱的人坐牢,可是许星辰还是被人折磨过抬出监狱。

    既然秦宴都替坐牢了,那许星辰又怎么会坐牢呢?”

    霍慕沉听她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分析,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傻,这世界上爱你至深至切的人只有我,秦宴对许星辰也是。”

    在某种程度上,霍慕沉比较佩服秦宴能从私生子身份爬到秦家权利的顶端,把许星辰从牢狱里接出来,筹谋一切为许星辰报仇。

    “我猜也是,上次在餐桌上秦宴对谁都比较冷漠,唯独看许星辰的眼神藏满浓重压抑的宠溺,我猜那个时候,秦宴还以为许星辰爱的是姜锦城,所以才会克制压抑这种感觉。”

    顿了顿,宋辞愤愤不平:“姜锦城真他么的渣,有了许星澜还吊着许星辰,把许星辰当成替死鬼,用她时就把她带出来,不用她时就把人甩走。

    我要是许星辰,回来第一件事就是一刀捅死姜锦城,让他连翻身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

    “你也是,当初就不该和姜锦城这种人品的人合作,他要是不站起来,又怎么会祸害许星辰,许星辰和秦宴就不会那么苦!”

    宋辞心里也心疼许星辰,单单是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惺惺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