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暖婚 > 第1069章 她有没有长丑了?
    七月一日,定下娃娃亲后,我和母亲来到医院,来见我的小未婚妻,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还在保温箱里,我突然发现,小未婚妻没长开,会不会长丑了?

    罢了罢了,人是我自己选的,长辈教导选择过后就不能后悔。”

    宋辞额头冒出三道黑线,霍慕沉竟然真的担心过她有没有长丑了?

    七月三十一日,护士教我如何抱孩子,换尿布,我才知道岳母为何要提前让我定娃娃亲,因为带小未婚妻基本都是我,母亲和岳母总是在聊天,我一度怀疑,自己是小保姆。”

    八月一日,出院时,我抱小未婚妻离开,小未婚妻长得粉粉嫩嫩的,就像个小奶团子,冰激凌上面的冰激凌球,很可爱很漂亮,我挑人的眼光一向不错。”

    日记里还有霍慕沉小傲娇的一面,好自恋啊。

    日记转到了七年后,十一月二十日,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自己养大的团子竟然被一个小胖子揪了头发,那头发还是早上我扎起来的,我一怒之下把小胖子拎过去教训,小胖子自己吓的摔掉两颗门牙,小丫头竟然还举报我逃课来看她。

    我决定回去告状,让岳母打她,狠狠的打她,我再好好安慰,她肯定会对我更喜欢!”

    八年后,一月二十四日,十六岁的我,心愈发难以控制,我是不是病了,控制不住逃课去看她,一学期大部分上课时间都在逃课和创业,看到男生和她说话,心里就非常不舒服。”

    二月十二日,新年,吾爱长大了一岁。她开心的拿过一个面包给我,这个小丫头竟然拿吐沫芥末的面包给我,还在长辈面前,我按照礼仪规定没办法不吃,只能硬着头皮吃了下去,却突然发觉我养人很成功,她从来不会在乎大家族刻板的礼仪,我保护了她的童年。”

    宋辞觉得这件事,隔日她的牙膏上就被霍慕沉涂抹了绿色芥末,气的满屋子追霍慕沉。

    日记记录每一天,他们的过往。

    一直到她出生后十三年,有一页日记极为的混乱。

    她直到那一天,是她母亲离世!

    日记隔几页后,就是霍慕沉被迫送出国,大多数都是霍慕沉独白,字迹越发的猖狂,连语气都变得冷漠,简短。

    从霍慕沉被迫送出国后,人就从猖狂不羁的少年蜕变成成熟稳重的男人。

    宋辞真没想到霍慕沉会记得如此详尽,忍不住勾起甜甜的笑容:霍先生的日记?是从出生开始记?”

    这本是从你出生后开始记录,还有几本是作业。”霍慕沉从压箱底里拿出来几本单薄的日记,另外都是宋辞每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礼物一直到他出国第一年后戛然而止。

    霍先生,每天都记?”

    你不是每天也记?”

    霍慕沉修长的指尖打开宋辞的日记,宋辞可没本事在霍慕沉一出生就记日记,翻开她的日记本,要比霍慕沉复杂的太多,都是小孩子的语气,错别字还一大堆,日记里也全都是记录和霍慕沉的相处点点滴滴,只不过日记在她十三岁时就断了,总共加起来也就只有七年的时间。

    陆子衍见两人互相看日记,再次毛骨悚然了一把。

    你们两个人还互相看日记,要不要命?”

    他真是服气互相写日记的大佬了,指不定哪天他们都被写进日记里了!

    霍慕沉犀利的视线扫过去,幽幽开口:你很不满?”

    没,我哪里敢不满!”陆子衍见管家端来饭菜,急匆匆的招呼宋辞,三嫂,没什么看什么日记,三哥就是一日记狂魔,我以前还见过他在百忙之中工作也要写一篇日记,还能画一张婚纱照和戒指图,我们两个工作时每天都累的和狗一样,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顾过来的?”

    宋辞放下日记,歪头一笑:有心自然就能顾得过来,是不是呀,霍先生?”

    嗯,小公主不生气了?”

    一直都没生气啊。”

    宋辞拉起霍慕沉的手臂,两人坐下来吃饭,看向对面闷头吃饭的宋止,怎么不抬头?”

    不敢。”

    宋止咕哝了一句。

    有什么不敢。”

    怕姐夫带我去爬山,还把我写进日记里。”宋止说完,抱着饭碗吃的速度更快了。

    陆子衍故意笑了笑,夹起一块鱼到宋止盘子里,来,弟弟,多吃鱼,多长点个子,下次被我们揍的时候,还能多揍几块地。”

    宋止:你故意的,我现在都快被你打出阴影了。”

    你还能被打出心理阴影?你以前混地下组织的时候,没少挨打,现在我就怼了你两拳头,你就有阴影!要不要我把你全身都打一通,让你全身都是阴影,就看不出阴影了!”陆子衍怼宋止怼的很舒服。

    姐,你看看陆子衍……”

    有问题?”

    霍慕沉甩了个眼刀。

    宋止咧开的嘴巴一下子收了回去,没有再敢说话。

    好不容易一顿饭过去了,宋止就要走,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嗓音:宋止。”

    宋止的脚步在离开房间的时候停了下来,姐夫,还有事吗?”

    你很怕我?”

    没,我们都是一家人,怎么会怕?”

    宋止虽然这么说话,但眼神已经出卖了他。

    那上楼聊人生吧。”

    霍慕沉越说,宋止的面色变化越发明显。

    能不上楼吗?就在楼下谈,我姐也在。”

    你姐可没什么同情心,她唯一的同情心都给了家里的那只猫。”霍慕沉不客气的给他当头一棒,要是宋辞是圣母,他们两个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你姐姐顶多是表面无害。”

    宋止扯了扯唇角,不情愿地跟在霍慕沉身后,走进了书房。

    姐夫,你叫我到底是什么事?”

    我不但要秦家的族谱,还要宋家的族谱,和宋远城这些年所有的交易,不管是明面还是暗处,我都要。”

    霍慕沉淡淡开了口。

    有问题?”

    没,肯定没问题!”

    明天我要结果,要是我没拿到结果,你知道后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