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名媛:奈何娇妻太会撩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嫉妒
    慕斯双腿没有知觉,下半身发不了力,上床都要靠别人的帮助,他不想让盛莞莞看见他如此无能不堪的一面,他的自尊心会承受不了。

    不止上床,他连独立上洗手间的能力都没有。

    这足以摧毁一个骄傲的男人。

    盛莞莞转过身走了出去。

    “老大,我帮你。”

    马莱想将慕斯抱到床上,却被他一把推开。

    慕斯将双手撑在床边,用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固执的往上移,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需要马莱的帮助。

    明胆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可他一个人就是完成不了!

    盛莞莞再次进来,慕斯已经躺好。

    “白冰兄妹知道你受伤了吗?”盛莞莞问。

    “还不知道,我跟他们说我出国了。”

    慕斯淡淡地回答,然后将双手放在被子上。

    她说过他的手很好看,以前总喜欢握在手中把玩,说它们适合在琴键上优雅地跳跃。

    盛莞莞并没有留意他的小动作,倒了杯水放在他床头,“告诉他们吧,病房里不至于这么冷清。”

    慕斯浅浅一笑,温文尔雅,“你知道的,我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盛莞莞没再说什么,拿起了沙发上的包,和慕斯道别,“很晚了,你休息吧,明天晚上我再过来。”

    慕斯突然抓住她的手,俊逸的面容带着丝祈求,“别走莞莞,留下来陪我好吗?”

    因为动作太大,他的姿势有些狼狈。

    盛莞莞蹙了蹙眉,将他扶好,把手从他双手间抽开,“你休息吧,明天配合医生好好做复健。”

    顿了顿,她又道,“如果你实在寂寞,就给白小姐打电话,我想她会立即赶过来陪你。”

    盛莞莞这些话简直诛心,慕斯感觉心头有把刀在剜着他,“我跟白雪已经说清楚了,之前对她只是怜悯亏欠,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

    “喜欢我?”

    盛莞莞笑了笑,嘴角带着淡淡的嘲弄,“你喜欢我,却在结婚当天跑了,我走投无路时,你寸步不离的守在白雪身边,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未免太廉价可笑。”

    慕斯心如刀割,“莞莞……”

    盛莞莞不再想听他的解释,平静的打断他的话,“慕斯,我会站在这里,只是因为你替我挡了一枪,仅此而已。”

    说完,盛莞莞头也不回的离开。

    慕斯不敢喊她,他怕自己会被她伤个透彻。

    正如他不敢告诉她,他是因为看见唐元冥的出现,车迷们说他们多少的相配,他嫉妒的发狂才会情绪失控。

    每一次心疼,都在提醒他,以前有多傻。

    他瘫痪的双腿,似乎在讽刺他:看,这就是你抛弃她的报应。

    从医院出来,已经很晚,身体格外疲惫,小腹仍然隐隐作痛,好不容易来到车前,已经浑身是汗。

    她靠在车上大口喘息着,腿脚发软往地上坐了下去,眼前开始发黑。

    昏昏沉沉之间,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

    半晌,盛莞莞总算缓了过来,看清了蹲在她面前的人,“文森?”

    怎么会是他?

    文森点头,“少夫人是我,需要去医院吗?”

    “不用,我就是没吃饭饿着了,可能是低血糖。”

    盛莞莞摇头,然后不客气的对文森道,“去医院还不如带我去附近吃点东西。”

    文森思索了下才点头,“那上车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上车后,盛莞莞立即警告文森,“不许给凌霄发信息。”

    刚摸出手机的文森尴尬的松开手,恭敬的道,“是,少夫人。”

    盛莞莞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问,“是凌霄让你来跟踪我的?”

    她不相信文森的出现只是巧合。

    文森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她,原本只是悄悄保护她,但是现在他却暴露了行踪。

    “你不说,我就打电话问凌霄。”

    盛莞莞从包里拿出手机,这时文森开口道,“凌爷让我来保护你的安全。”

    盛莞莞听后,态度非常强硬,“我不需要,吃完这一顿,你就回他身边去。”

    文森说,“我会把你的话转达给凌爷。”

    盛莞莞不再说话,直到文森在一家夜宵档口停了下来。

    饿坏了的她立即下车,坐下就点菜。

    文森悄悄给凌霄发了个定位,然后拨通电话站在盛莞莞身后。

    盛莞莞回过头,“你站这干嘛,坐我对面去,这顿我请客。”

    文森仍站在她身后一动不动。

    盛莞莞眉头紧皱,“你要是这样,现在就回凌霄身边去,我这里不需要保镖。”

    文森这才移动脚步,在盛莞莞对面坐下。

    没想到文森刚坐下,热闹的大排档突然安静下来。

    盛莞莞回过头,便看见几辆车同时开了过来,其中最显眼的便是带头那辆布加迪。

    几千万的豪车,与路边的大排档格格不入。

    接着唐元冥与十来个保镖从车上下来,他们的穿着就跟那辆限量版超跑一样,与这大排档格格不入。

    下车后,唐元冥朝盛莞莞走了过来,那些保镖挨桌开始清场。

    很快,热闹的大排档就只剩下盛莞莞和文森这桌客人。

    唐元冥不请自来,在盛莞莞身边坐下。

    盛莞莞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这是在做什么?”

    唐元冥对她浅笑,“你这么晚不回家,伯母不放心,所以让我出来找你。”

    “所以,你又去我家了?”

    盛莞莞怒火更浓,“我以为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

    唐元冥把玩着手机,目光温柔的看着她,“伯母今晚教我做了几道你爱你的菜,回去热一热就能吃了,跟我回去吧!”

    他听不懂她的话吗?

    她与唐元冥对视了几秒,将目光瞥开,“我不想回去。”

    唐元冥体贴的说道,“那我陪你。”

    盛莞莞没再说什么,只是脸色不太好。

    文森很安静,坐下来就像在樽雕像。

    唐元冥全程忽略他的存在,直到菜端上来,盛莞莞将好吃的菜都放到文森面前,“吃吧!”

    文森拿起筷子,这时唐元冥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声音带着淡淡的讥讽,“如果我没记错,他似乎是凌霄手下的人。”

    盛莞莞严肃的回答他,“他是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