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狂婿 > 第六百七十一章:男儿的心酸
    “我意已决!”沈七夜目光坚毅的说道。

    钟鼎天重重叹气,既然他已投诚沈七夜,他意已决,那么作为心腹,钟鼎天没什么多说劝的了,因为他是三河人,重情重义,惜字如金,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在缩回去。

    “沈大师,先从哪个地方下手?”钟鼎天面带凝重的说道。

    沈七夜的脑海中立马出现了一张三河地图,既然香河物流的半壁江山已经差不多拿下,剩余就事情就交给卢展山去处理,而他接下来就是负责攻城拔寨,拿下红河或者黑河某地重镇。

    “黑河县,黑龙镇!”

    傍晚十分,沈七夜回到了香河大酒店,占地一个足球场的餐厅,只有沈七夜与王嫣儿二人。

    经过白天的事情,王嫣儿对于沈七夜的态度已经改观,毕竟能堂堂正正击败武道宗师卢展山,沈七夜已经表现出真实实力,动物界雌性对于最强壮雄性的好感,在人类身上也有。

    “你去医院,卢宗师伤的怎么样?”王嫣儿问道。

    “没什么大碍了。”沈七夜说道。

    王嫣儿切了一小口牛排入口,细细的咀嚼了两下,又喝了一口红酒,这才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王嫣儿并不蠢,既然柳三任命了沈七夜当圣光集团的副总,而且这个人事人命是经过王公亲口同意的,那说明沈七夜已经接管了圣光集团与王家在三河的大局。

    而沈七夜为了尽快得到救命药,则会加快行动,拿下三河的物流。

    “我打算下个星期行动。”沈七夜说道。

    王嫣儿一愣,她没想到沈七夜还未全部拿下香河的天下,这么快就要对其他两县展开行动了吗?

    王嫣儿再次切了一小口牛排,放入嘴中,细细品味了下那顶级神户牛排在味蕾上的细滑感觉,尤其是尝到五分熟的血腥味,王嫣儿立马露出了一脸享受的感觉。

    沈七夜你在牛逼又如何,还是得为我们王家卖命?

    “好好为我们王家做事,我会跟我爷爷说,你最近表现的很好,明天我就安排王家的人,送三根槮须到东海峡谷别墅。”王嫣儿高冷的笑道。

    “谢谢王公。”说完,沈七夜闷头吃饭。

    王嫣儿吃的是神户牛肉,沈七夜本来也可以享受道这世界最顶级的牛排,但他却一口拒绝了,坚持吃米饭,而且一吃就是几大海碗。

    这让王嫣儿鄙视沈七夜的同时,又隐隐好奇,问道:“你每天都吃这么多吗?”

    沈七夜一愣,似乎这些天,他的食量在不知不觉中加大,已经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难道是跟步入神境有关?”沈七夜心中一想,然后继续埋头吃饭。

    吃完了晚饭,王嫣儿今天心情大好,想跟沈七夜多聊几句,但他吃完后就上楼,因为沈七夜要把三根槮须的事情赶紧告诉林初雪。

    沈七夜不领风情的样子,又让王嫣儿气的不轻。

    “田园犬就是田园犬,不像贵宾犬讨主人欢心,放着好好的顶级牛排不吃,却吃大白饭?难道我王嫣儿还比不上林初雪那种乡下丫头?”王嫣儿心中气愤道。

    叮的一声,回到房间,当沈七夜的视频弹窗刚发过去,林初雪几乎是秒接,看着那张熟悉又有变胖的俏脸,沈七夜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

    只是服下了两根槮须,林初雪的体质已经得到了根本的改善。

    “沈七夜,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你是怎么知道我这两天变胖,就发视屏的过来的哇?”林初雪虎牙尖尖的问道。

    沈七夜对于林初雪这个问题哭笑不得,或许她还不知道,自己能变胖的原因,是用沈七夜的性命换来的。

    但是身为一个男人,沈七夜不会把这种事情挂在嘴边,用心对一个人好,不需要让她知道你有多努力,有多大付出,因为沈七夜一直把林初雪的幸福快乐,当成了天职。

    在踏上寻找救命药时,沈七夜就曾暗暗发誓,只要能让林初雪与孩子平安无事,哪怕自己身首异处,也是值得。

    “初雪,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看的,而且你并不胖。”沈七夜暖心笑道。

    “哇咔咔…终于被我抓个正着喽!”

    林初雪那头,她本人没说话,一道女生独有的怪笑,猛的从林初雪背后传来,然头跳出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郭芙。

    “七夜哥哥,你这个大坏蛋,你什么时候从外地回来?”郭芙抱着林初雪微微隆起的肚子,含恨的说道:“你骗我的事情,我跟你没完呢!”

    沈七夜哈哈大笑,而且隐隐有泪花在眼眶中打转。

    郭芙是沈君文唯一的血脉,是自己的妹妹,而林初雪是他辈子唯一心爱的女人,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这一幕更感人得呢?

    上一次赵龙提议,让郭晓岚与郭芙搬过来住,第二天就买下了林初雪对面的别墅,现在郭芙每天都会陪在林初雪身边,这让林初雪对思念沈七夜焦躁不安的心,稍微缓和了一些。

    虽然这对于一个在外,用自己性命奔波的男人来说,有些不太公平,但是对于沈七夜来说,林初雪的快乐与健康,却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满足。

    “快了。”沈七夜极力隐藏着眼眶中快要流出来的泪水笑道。

    “七夜哥哥,快了是什么时候呢?”郭芙不知情的继续打闹道。

    “哈哈哈,在过半个月吧。”沈七夜放声大笑道,此刻只有他自己清楚,一个男人的泪水有多咸苦。

    如果换成一个平常的男人,说不定一分钟都演不下去,但是沈七夜忍的眼眶肿痛,还一直隐藏着自己激动不舍的心情。

    一个小时后,当视频电话当挂断,沈七夜已经泪流满面,因为当他赚足了林初雪的救命药,可能就会陪王嫣儿上路,去往那个神秘势力。

    沈七夜失魂落魄的进入了浴室间,将淋浴头的水流开到了最大,就这么穿着衣服与鞋子,置身于冰冷刺骨的凉水中。

    “初雪,郭芙,对不起,我可能永远都不回去了,是我沈七夜辜负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