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蛮宇文啸 > 第566章 你就是吃醋了(二)
    果不其然,等半个时辰之后,两人下楼,除了发鬓有些凌乱,脸色有些泛红,嘴唇有些红和肿之外,一切如常,且还一起牵手遛雪狼和虎爷,恩爱得很。

    褚家那边与肃王妃真杠起来了,闹得不可开交,褚宴过来了两次,都是警告肃王妃的,但是肃王妃半步不让,甚至还扬言若再不与方家交涉,则一拍两散。

    这事,就连肃亲王都管不上,因为肃王妃坚持要以方家挑衅在先,杀人在后起诉,闹到衙门闹到圣上跟前,褚家若真这么做的话,就彻底与的方家反目。

    但不得不说,如果褚家真要这么做,也能做得到,因为出事的时候没闹到衙门去,如果如今闹过去,醉仙楼的人全部都会改口供,当时在场的客人,因为没能目击全部事发经过,所以,醉仙楼的口供最可信,加上宇文寒已经死了,死者为大,律法都会照顾死者。

    肃亲王真有些一筹莫展,如今丧事没办,倒是一味执着报仇的事,加上宇文啸不能过问,他真不知道如何应对三家即将掀起的风暴。

    初八这天一早,太子的案子要再开审了,宇文啸在这期间筹集了所有的证据,隐而不发,只等开审的时候再一股脑地抛出去。

    褚家那边因为肃王妃的大闹,便有些顾此失彼,案子方面以为胜券在握,便没花什么心思防备宇文啸,没想等开审之后,宇文啸直接把当初在场吃酒的将士,乃至那位始作俑者劳俊才都一并带了过来。

    除此之外,宇文啸还有证据证明当日太子醉后压根不曾见过颜如玉,倒是颜如玉被裕亲王的家臣张钧生带走,翌日一早,也是张钧生负责送她离开,前后都有目击证人,这些人,包括了打更的更夫,倒粪的粪工和滨东县外的早点铺子老板伙计,他们都亲眼看到,是张钧生用马驮着颜如玉离开,丢在了滨东大槐树底下,然后策马离去。

    裕亲王与褚韫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这些人到底何时进京他们浑然不知,而事前,也从不曾听过有这些证人,而那些将士本早就收买了,怎地如今却翻供了?

    但褚韫很快就回过神来,道:“这些证人的真假不能确定,大理寺需要时间核实,此案押后再审,至于证人,全部得入住大理寺安排的地方,由大理寺再下供词,审问真假,看看有无串供的可能。”

    宇文啸知道若押后再审,再把证人留给大理寺安排,等到再次开审的时候,就一定会改口供,不愿意改口供的,都会被灭口,他也必须要在今天之内,让案子出一个定论,不能再拖下去了。

    所以,他道:“褚大人,他们的证供前后对得上,且能形成证据链,甚至张钧生出现的时间与当时的衣着打扮,串联起来都没有丝毫的偏差,至于劳将军也说了,太子是拒绝了颜如玉的相伴,他是醉酒之后便睡去了,压根不曾与颜如玉接触过,我认为,褚大人只需要证实证人的身份便可,其余一概不必再查,只要再问口供,如今庭上就可以问,此案关系北唐储君,不宜拖得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