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星辰恰似你璀璨 > 第365章 不拍吻戏
    顾瑶手按住胸口,幸亏今天霍霆琛全部都为她解决了,否则她就栽了。

    顾瑶温婉的笑了笑说:“每家公司经营都需要银行的帮助,我当然也不例外,至于你说的欠债不还,恐怕让你失望了,gy传媒发展的很好,不存在任何经营问题1”

    陆森源撇了撇嘴,笑容讽刺说:“我从来不造谣,等着证据到网上吧,到时候看你怎么和喜欢你的观众和粉丝交代,这种老赖行为。”

    顾瑶也不恼,脸上像戴着面具,笑容凝固在面具上,心里早就把这狗男人骂出翔了。

    “好的,随时恭候,我的起诉书也会通知法务部准时送到贵公司。”

    顾瑶转身走了,背影华丽美艳,纤细的腰肢摇曳,让人看了移不开眼,快门咔嚓咔嚓的响个不停。

    陆森源对同行调侃说,“我们顾瑶bb就是有底气,撒谎都面不红,心不跳的。”

    同行不理解陆森源干嘛像是条疯狗一样专盯着顾瑶不放,顾瑶怎么可能会缺钱,先不说她的片酬如今在女明星里至少排到前三,就是霍霆琛这三个字都冒着金光。

    庆功宴晚宴上,杜放给顾瑶敬酒,要和她碰杯。

    顾瑶受宠若惊的接过酒杯,“杜导演,这杯酒应该我敬您,我之前还一直以为我挺会演戏的,直到遇到了杜导演,才知道我就是张白纸,跟着您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顾瑶嘴巴甜,杜放难得露出笑容,“这次你表现不错,让我觉得当初没选错你,你的戏路是要放宽的,也不搭架子,耍大牌,能吃苦,就是不能总是激情戏吻戏找替身,拍戏就应该为艺术献身,在艺术面前,没有性别,没有男女。”

    《谍影迷雾》里有一段激情戏,是顾瑶扮演的小曼在舞厅里和陶卓扮演的年轻军阀缠绵套消息,这是顾瑶整部电影里唯一用替身的桥段。

    顾瑶欣赏深刻,当时杜放发了好大的脾气,说她没有演员的专业素养,矫情,假清高,杜放在气头上,各种难听的话全都说能说出来。

    杜放不知道骂哭过多少女演员,幸亏顾瑶心理素质强大,任凭杜放怎么说,都一副你骂骂咧咧,我装聋的状态。

    后来还是叶琪告诉杜放原因,也不是顾瑶的问题,是霍霆琛在那儿卡着呢,霍霆琛说不行,顾瑶就不能拍。

    杜放听到霍霆琛还是挺忌惮的,只能作罢。

    到现在顾瑶的银幕初吻都没献出去。

    庆功宴顾瑶喝了很多酒,人晕晕乎乎的,被何敏送回家,霍霆琛在家门口等着她。

    霍霆琛闻到顾瑶一身酒气,唠叨她说:“见酒就喝,你怎么这么馋酒的。”

    顾瑶搂住霍霆琛的脖子,霍霆琛实在是太高了,这样亲昵的举动,每次顾瑶都很费力,要踮起脚。

    她朝霍霆琛猛呼一口气,笑咧咧的说:“你今天又帮我擦屁股了,其实真的不用的,我自己还能撑住一段时间。”

    霍霆琛的手在顾瑶的屁股上拍了拍,“你啊,总是急于求成,弄成现在这种局面,早就想到了,晴天应该想着阴天的事儿,不要只看眼前,做生意也是一样,吃一堑长一智,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事情。”

    “爹地妈咪,你们在干嘛。”

    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的,穿着小雪地靴带着个绿色的雷锋帽,这帽子是他自己选的,小家伙非要绿色的。

    安安歪着头好奇的看着他们,刚刚他看到妈咪抱着爹地,还在吃爹地的嘴巴,互相吃着口水,这不脏吗。

    小电灯泡过来,顾瑶抱起安安,“妈咪在和你爹地讨论人生,你怎么还不睡觉,总熬夜人会老的,你看你都长皱纹了。”

    安安被吓的用手揉了揉脸,“哪里有皱纹?我现在变丑了吗。”

    顾瑶都做妈了,还一天到晚没个正型乱吓人,霍霆琛说:“别听你妈咪乱说,这么冷的天你出来干嘛,赶紧回去。”

    安安被霍霆琛带回家,还是不想睡觉,颇于爹地的淫威,只能乖乖上楼。

    霍霆琛陪安安去睡觉,顾瑶又在卧室里翻箱倒柜的找烟,最后在柜子里找到条没拆封的万宝路,她喝的晕晕乎乎的,想抽根烟调剂一下。

    不是有句话说吗,我虽然抽烟喝酒,但是我是好女孩。

    她跑到厕所打开排风把卫生间的门反锁,躲在里面吞云吐雾,她觉得自己不自由,抽根烟都怕被发现,和做贼一样,怕霍霆琛知道,更怕柳青萍看到。

    她蹲在马桶上,看今天微博她又上了热搜,顾瑶欠债。

    这四个字看了就肉疼,陆森源那王八蛋,顾瑶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查查他的底,这是什么仇什么怨,让他和疯狗一样,总是紧咬着她不放。

    顾瑶给叶琪发语音,让叶琪去查这个人,她和叶琪倒是很默契,叶琪早就先行一步。

    顾瑶在马桶上嘴巴里叼着烟,发了条微博。

    顾瑶v.我还以为自己是个富婆。

    没出一分钟,留言上千条,她的粉丝都蹦出来维护。

    (本世纪最大的笑话,霍霆琛的老婆能缺钱。)

    (顾瑶bb是贫民窟女孩(狗头))

    (不要理那些新闻,bb粉永远支持你)

    顾瑶一条留言也没点赞,抽完烟把烟头丢到了马桶里,打扫作案现场。

    她在厕所里深吸了一口气,确定没有烟味儿才出去。

    娱乐新闻在播《谍影迷雾》的庆功宴新闻,包包穿着不合身的小衣服,伸手都露出半个肚子。

    她指着电视上的顾瑶,兴奋的说,“这是舅妈,这是我舅妈。”

    异父异母的哥哥朱丁把包包推倒在地上,“谁让你碰电视的,死丫头。”

    霍祎看到也不吭声,数落包包说,“快去边上待着,别打扰你哥哥看电视,死丫头,你舅妈不是你妈,是不是之前好日子过多了,嫌弃你这个穷妈。”

    包包低下头一句话也没敢说,怕妈妈和哥哥再打她,她很想安安哥哥,不知道安安哥哥现在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