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林景程就换好筹码回来了,三十万人民币也没换到多少筹码。

    乔瑜来之前了解过了,复杂的她不会玩,像那些投币进去看运气玩的她觉得自己可以试试。

    林景程兑了筹码回来,她一把抓过拉起云苏就要跑过去不远处那机器那儿玩。

    云苏直接就掰开她的手:“你跟林景程去吧,我自己去那边玩。”

    云苏指了指远处的牌桌,那应该是在玩baccarat,baccarat也不难玩,发三张牌,kqj和10为0,其他算点数,三张牌加起来,个位数点数最大为赢家。

    乔瑜有些犹豫:“你一个人,不太好吧?”

    赌桌那边,一看就男多女少,乔瑜看着云苏那张脸,总觉得不是那么放心。

    云苏笑了一下:“有什么不好的?玩的开心。”

    说着,她已经抬腿走过去了。

    赌桌上突然出现一张东方面孔,确实有些打眼。

    不过云苏从容不迫,淡定地站在那儿,周围的人很快就收回目光。

    玩baccarat看似看运气,其实一切都在赌场的掌控中。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云苏每一注都下得不多,偏偏却只有她离开赌桌的时候,手上的筹码是多了的。

    赌这种事情,见好就收是很重要的。

    云苏只玩几把就转到别的地方了,虽然这赌场里面热闹,云苏不太喜欢,但玩玩,也确实挺怡情的。

    云苏自己一个人绕了半个多小时,拿了一杯果汁没再入场,只在边上看着。

    “anson,你给我站住!”

    异国他乡,突然听到有人在说中国话,不得不说,确实很引人注目。

    云苏听到声音,下意识就偏头看了一下。

    一个穿着红裙的女人在不远处匆匆而过,应该是在追什么人。

    对方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了,云苏收了视线,将手上的杯子放下,拿着筹码入了德国扑克的赌桌。

    玩点儿刺激的。

    也确实是刺激,不过一把,云苏手上筹码瞬间就翻了翻。

    旁边一个欧洲男人用英文搭讪,云苏含笑看着他,等他说完,她笑着应了一句:“抱歉,我英文不太好。”

    欧洲男人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看了云苏一会儿,他说了一句“抱歉”,自己退到一旁去了。

    云苏坐正,下了第一注。

    荷官重新发牌,云苏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上的一个筹码。

    突然之间,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我们赌一场怎么样?你输了,别再缠着我,我输了,明天陪你一整天。”

    云苏转着筹码的手一僵,她抬头看向赌桌对面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看清楚男人的脸之后,她直接就站起了身,跟前垒起的筹码被她碰到,掉了一地,身旁的外国男人提醒她:“嗨,你的筹码掉了。”

    大概是注意到她的视线,男人也抬头看了过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