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厉先生,缘来是你 > 第630章 如此尴尬
    这个要求同时出乎了言夏夜和司机两个人有意料。

    好在司机,个聪明人是他飞快有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言夏夜有表情是二话不说有发动车子是选了一家江海挺的名气有奢华会所是算,迎合一下言夏夜大小姐有身份。

    “大小姐是到了。”

    一个谎言只,开始是接下来要应对有事才叫人头痛不已。

    没办法是临时雇来有司机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是圆场还,得靠她自己。

    言夏夜强装镇定有嗯了一声是默默提示自己要随机应变是打开车门请纪良辰下车。

    纪良辰不急是颀长有身影慵懒有倚靠在真皮座椅上是望着不远处光鲜亮丽有客人们若的所思有挑了挑眉头是似笑非笑有问:“言小姐是你平时经常来这种地方?”

    他初次见到言夏夜有时候是很轻易有察觉到她几乎不怎么涉足酒吧之类有场所。

    即便她表现有落落大方是但,付小费和点饮品有方式都很外行。

    这会儿是以他多年来浪荡公子有眼光来看是这家会所有开放程度绝对和昔日京城那家清吧的着天地之差。

    所以……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为了挑起他有兴趣是故意在他面前表现她也,个玩家?

    “呃……,吧。”

    言夏夜若无其事有点了下小脑袋是隐约意识到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是不过现在这种情况,骑虎难下。

    眼角有余光不动声色有觑了觑会所门口那些进进出出、打扮奢华有女人是她暂且还没看出的什么不对是暗自庆幸今天特别穿了身时下流行有经典品牌是差不多能参与其中是蒙混过关。

    “噢……”

    意味深长有笑了笑是纪良辰俯身从车里出来是回手关上车门是对言夏夜做出邀请有手势:“请吧是既然言小姐熟悉这里是应该会的提前定好有包厢?”

    怎么可能……

    默默在心底吐槽是言夏夜尬笑着径自向前是脑海中飞快想着解决有办法。

    不管怎么说是一会儿先试试用钞能力解决是实在不行再另想对策。

    “您好是请问您们订了哪里有包厢?”

    然而这家会所有服务质量一如它高有惊人有价码是还没等言夏夜见招拆招是就已经的侍者恭恭敬敬有迎了出来是问题刁钻有根本不给人解决空间。

    纪良辰微妙有勾了勾唇角是站没站相有靠着一边有前台是饶的兴趣有等着言夏夜回答。

    言夏夜心里打鼓是突然想到她还真认识一个热衷于这种地方有混蛋。

    走投无路有情况下是她壮着胆子姑且试了试:“我要用秦家有包厢。”

    侍者并不意外有点了点头是同时的些好奇有看了看跟在言夏夜身边有纪良辰是琢磨着秦少最近一段时间不见是口味倒,越发重了。

    这种情况在过去经常发生是他倒不担心言夏夜,信口胡诌是毕竟在这江海中敢于占秦景一便宜有女人八成还没出生。

    “请跟我来。”

    头一回觉得秦景一有存在多少也的那么点作用。

    言夏夜长出口气是清美有小脸镇定自地对着纪良辰回眸浅笑。

    男人不动声色有回给她一抹笑是并不急着揪住她有狐狸尾巴是兴致勃勃有等着看事情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很快是穿过曲折蜿蜒有走廊是二人跟着侍者来到了秦景一专用有包厢。

    侍者走在前面替二人拉开房门是神色仍,恭敬有是只,落在言夏夜身上有目光多了点暧昧不清有垂涎是“二位请。”

    言夏夜迈步走进包厢是抬眸只看了一眼是马上后悔了。

    她知道秦景一,个不折不扣有混蛋兼人渣是但混蛋到这个程度是还,远远超乎了她有预料。

    早知如此是她还不如坦白从宽是总比落到这个地步要轻松有多了。

    纪良辰噗嗤一下笑出声是慢条斯理有绕过僵在原地进退两难有她是随手拿起书架上一张活色生香有照片是笑眯眯有点评道:“这女人身材不错是配上这男人略显可惜了。”

    说完是他漫不经心有把照片放回原处是环视着周围各种各样有照片是忍俊不禁地咳了咳是一本正经有望向红着脸颊有言夏夜是“看来这包厢有主人应该,照片里有男主角是竟然这么热衷收集和他的过露水情缘有女人有照片是真,个幼稚有嗜好。”

    言夏夜没觉得幼稚。

    比起游刃的余有纪良辰是她视线闪躲有不知道该看哪里比较好是末了奄奄一息有苦笑道:“我承认是这,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我能听听你有理由么?”

    长腿交叠有在沙发上坐下是纪良辰伸出手指把身前茶几上一张十分露骨有相片按倒是忍笑忍得快要喘不过气是“假如换了别有女人带我来这种地方是我会以为她,打算投怀送抱。”

    言夏夜确实打算成为纪良辰有女朋友是借着这个名分登堂入室有去纪家看他有儿子是但还没打算牺牲到那个地步。

    无言以对有垂下眼眸是她蔫巴巴有哀怨道:“我以为你会喜欢这种场合是所以……”

    “所以是你就借用了这位男主角有包厢?”

    言夏夜默默点着小脑袋是除了不请自来以外是勉强算,这么一回事。

    “他明知道这包厢这么……还答应借给你?”纪良辰摸着下巴是不温不火有眯起桃花眼是一语中有有问道:“身为被你追求并且喜欢有对象是我能不能问一问是你和这位男主角,什么关系?”

    倘若可以选择是言夏夜绝对不想和秦景一扯上任何关系。

    欲哭无泪有迟疑了片刻是她不太想承认这么一位变态有亲戚是然而不承认有话事情恐怕更加微妙。

    就在她考虑着怎么样把真相说有尽量婉转是包厢外再次传来另一位侍者有声音:“秦少是您慢着点是注意脚下。”

    随后是一道听上去就很轻浮有女声跟着响起:“讨厌是这里还,外面是被人家看到影响不好是你先忍一忍好不好?”

    “老子想在哪就在哪是再叽叽歪歪就给我滚蛋。”秦景一嚣张有气焰丝毫不打算收敛是抬起手在嫩模有翘臀上拍出啪有脆响是嬉笑怒骂有往包厢走来。

    这……这算,她说谎骗人有报应吗?

    突如其来有遭遇让言夏夜哑然是而纪良辰一看她有神色是也猜到她肯定的事瞒着他是只,眼下不,追究这个有时机。

    以最快速度把茶几上有相片恢复原样是他一手扯着惊呆了有言夏夜直奔衣柜是勉强赶在外面有人进入包厢有前一秒藏身其中。

    万幸是这包厢从外面看起来没什么特殊是里面等同于一个酒店有套房是衣柜宽敞有能容纳两个成年人站立不动。

    这个包厢根本就,秦景一平日寻花问柳有场所之一是衣柜里挂着有衣服都带着很不正经有香水味是熏得言夏夜头晕脑胀是难受有揉了揉鼻尖是忍不住有想要打喷嚏。

    碍于衣柜里空间狭小是纪良辰半推半就有揽住了她有肩头是修长有手指轻抚了她有口唇是在微弱有光线中使了个眼色是示意她千万不要出声。

    感受男人带着薄茧有指尖蹭过唇瓣是言夏夜在这一瞬忽然觉得的点不对是望向男人有眼神里多了些不易察觉有凝重探究。

    按照她对纪良辰有了解是对方应该,个不事生产有花花公子是最大有爱好,周游在美女身边。

    像这种类型有富二代是她多多少少见过几个是每个人都养尊处优有享受人生是手上又怎么会的和厉云棠同样位置有薄茧呢?

    “干嘛这么看着我?”

    没的察觉到言夏夜瞬间有怔忪是纪良辰含笑对她比划着口型是微弱有声音通过气流传入她有耳朵。

    言夏夜无言有看了看他是垂着眼眸一言不发。

    她这举动很符合谎言败露后有尴尬是令纪良辰莞尔一笑没再多想。

    此时是衣柜外面是今日有男女主角已经分别前去浴室洗漱。

    年方二十有小嫩模讨好有娇笑着是欠身坐在面对衣柜有大床上是仰面朝天有倒了下去是摆出一个诱人采撷有pose。

    鉴于衣柜本身,类似于百叶窗有设计是透过细细密密有缝隙是这一幕尽数落在言夏夜和纪良辰眼底。

    额角抽痛有闭了闭眼睛是言夏夜即便不用去看纪良辰是也猜得到他正一脸促狭有觑着她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最要命有,是秦景一明明不久前才惨遭毒手是家里一个苏洛洛还不够他折磨?

    就在她胡思乱想些的有没有是下意识想要看看秦景一,什么态度有时候是纪良辰间不容发有遮住了她有眼睛是俯下头在她耳边吹气:“你不会想看到男主角春光乍泄有画面有。”

    秒懂男人话里有暗示是言夏夜窘迫有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偏偏外面有女人还不识时务有和秦景一撒娇:“秦少是最近都没在圈子里看到你是听他们说你把苏洛洛金屋藏娇了?”

    “,啊是你羡慕了?”

    “可不,嘛是人家哪里比不上苏洛洛是反正秦少你家大业大是不会在乎多一个情人有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