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厉景懿 > 第2333章 这小丫头有点意思
不过雷礼并没有生气,只是面无表情的问,“什么事?”
“找您报仇!”唐暖画忽然无比坚定道。
嗯?
雷礼一听到这句话直接拧眉,许墨也在这时赶紧拉扯了一下旁边唐暖画的衣服,小声提醒,“少夫人,你说错话了!”
唐暖画一顿,才反应过来,“哦,不好意思,是找您帮我报仇,不好意思太紧张了所以说错了。”
呵,这小丫头有点意思。
雷礼本来第一眼看见唐暖画的印象,只是觉得这小姑娘没什么特别的地方,现在看来她这说话不经大脑的样子,倒是有点儿好玩。
要知道一般人,在自己面前说话那可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说错一个字。
但唐暖画说错话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的淡定,看样子,不像是个懦弱的孩子。
不过她这话说的雷礼还是一头雾水,雷礼清了清嗓子,这会儿想要将话题给捋顺。
他沉着声,道,“把话说清楚了,你们这突然来我这里,一开口就是让我帮忙报仇,到底怎么回事?”
“嗯,对不起我说的好像是有一些突然了,我现在就给您解释一下吧。”
唐暖画也知道自己把话说的太突然了些,让人听着不明不白的,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于是接下来,唐暖画就从头到尾的,将自己的目的表达了一遍。
她先是很平静的问道,“盟主,我想前段时间您应该已经听说了我丈夫的信息吧?”
雷礼没有回应,相当于是默认。
唐暖画忽然愤慨了起来,“盟主,可能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其实这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
随后,唐暖画开始说厉景懿一开始被白血组织注射病毒的事情,最后说到厉景懿被追杀,等等等等……
总之就是从头到尾的,将厉景懿和白血组织的恩怨,全部说了个一清二楚。
在她描述的过程中,雷礼一动不动的观察着唐暖画的表情,从她的表情中解答出来了很多的信息。
其中最明显的一条信息就是,她,是真心爱着厉景懿的。
要不然,不至于因为厉景懿的事情,如此的歇斯底里。
“盟主,我恨那个白血组织,他们毁了我的家庭!您能懂我的感受吗!”
最后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唐暖画隐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刻夺眶而出。
随着眼泪一起流出来的,还有她更多的恨意。
“可是,就算是我怨恨这个白血组织,就算他们是毁了我的家庭,毁了我的丈夫,毁了我孩子的父亲,我也没有办法去跟他们抗衡,如果我贸然去抗衡,我毫无疑问就是送死!您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的痛苦吗!”
一想到厉景懿平白无故的就这么走了,唐暖画却没有办法帮他报仇,唐暖画角恨不得将自己给杀了。
她真的,好恨自己只是一个没什么势力的女人,好恨自己的没用啊!
“嗯,我知道。”
雷礼这时耐心听完了唐暖画所有的言论,内心对这个女人竟然生出了几分同情。
也许雷礼不至于到恨意滔天的地步,但其实他对于损失了一个天才徒弟这件事情,本来也是不甘心的。
这会儿又看到唐暖画这副愤愤的样子,他也感受到了一定的痛苦。
只好轻声安慰唐暖画,“但无论如何,你还是节哀吧,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不!”
唐暖画忽然坚定的打断了雷礼,她目光无比的坚毅起来,语气也是充满了笃定,“我,我做不到节哀,盟主,反正我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干脆我就把我的想法都告诉您吧。”
咬了咬牙,唐暖画似乎是给自己打了一打气,之后就很认真的说了,“我,想帮景懿报仇,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此话一出,旁边的许墨顿时低下头,不敢去看盟主的表情。
唐暖画却还是硬着头皮,勇敢的和盟主对视,“我今天来找您,也是因为有人告诉我说,您一定可以帮我这个忙,所以我才会等了半个月以后冲过来的,我知道我现在的态度可能会有一些冒昧,可是,您可不可以帮帮我?”
“……”
听到唐暖画的这个要求,中年男人明显愣了一愣。
不得不承认,唐暖画能够勇敢的说出自己的诉求,的确是勇气可嘉。
可是,他似乎没有要直接答应唐暖画的意思。
不答应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雷礼从来不帮别人办事。
他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是随着自己的心意,而不会因为别人的一个要求,左右自己的行为。
当然,关于厉景懿的死,雷礼心里其实也是有着不甘心的。
但即便是他想要报仇,那也是因为自己心里不服气,想要真正的为厉景懿争回这一口气,而不是被人要求帮忙。
不过此时此刻,看到唐暖画的情绪如此的激动,雷礼也并不想直接拒绝这小姑娘。
他只是饶有兴味的看着唐暖画,忽然突发奇想的问了一句,“你凭什么觉得你来找我,我就一定会帮你?”
“我……”
唐暖画被这话堵住了。
说实话,唐暖画还真不敢确定,自己提出的要求之后,这个盟主就会答应自己。
但,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性,所以她总是要试一试的,不是吗?
如果尝试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以后,这个盟主愿意答应自己,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但如果不把自己需要帮忙的事情说出来,没准这个盟主,就永远不会产生要帮自己报仇的念头。
所以说唐暖画鼓起勇气,也无非就是为了赌一把。
“我不确定您会帮我的忙,从来就不确定,其实,我也只是来试一试罢了,毕竟什么事情都会有万一不是么?”
唐暖画这时深呼吸一口气,很诚实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在她眼中看来,任何事情只要自己去尝试了,说不定就有机会,但要是自己不尝试,那就真的一丁点的机会都不存在。
而且,唐暖画也别无他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