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爹地你别跑安盛夏 > 第2207章 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
这段时间以来,夏唯安不是感受不到,冷灏对自己的照顾,但有些伤害,也不是说原谅就能原谅的。
且不说当初冷灏对夏氏做的那些,就足够让她对他敬而远之。
就拿孩子来说……也不是正常得来的。
夏唯安捏紧手中的汤匙,“时间的确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但不能改变全部,也许有一天,我会对你释然了,但不代表,我就会接受你这个人,冷少,你有的时候你真的太自负了,也许你从小,能得到一切你想要得到的,所以你就觉得,只是时间的问题,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不信的话可以试一试,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从前我也觉得,我不会对你产生任何兴趣,但是后来,我不得不承认……其实你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也不是想的那么不好。”冷灏费尽心思,都想让夏唯安改变对他的看法,但他却也知道,想让一个人彻底的改变,并不容易。
尤其,夏父的下落,目前依旧没人知道。
“也许别人可以改变,但是我却不会。”夏唯安也不知道冷灏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她不免失笑,“我真的不会改变,不会。”
“一辈子很远,还没走到那一步,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冷灏压低的声线中,透露着几分悲凉,可他却宁可守着这一方城池,不愿再离开一步。
否则,他知道,他将后悔一生。
……
晚餐后。
几人却是在停车场撞见了。
是冷蒹葭眼尖,最先发现夏唯安。
”大哥,你们也在这吃饭?早知道就一起了。“冷蒹葭立即走到冷灏身侧。
冷灏却是不耐烦的看了眼楚寒年,“怎么你也在?”
“哦,不小心一起撞见的,不是故意约的。”冷蒹葭急忙解释。
“冷少,真是巧啊。”凌熙主动开口,打断了楚寒年接下来的话。
冷灏先是冷冷瞥楚寒年一眼,这才看向凌熙,“凌少,今天晚餐吃的如何?”
“不错,味道我很喜欢。”凌熙直点头,随后,伸手揽住修七七,“能够和冷氏合作,也是我的荣幸。”
“冷灏,你讨厌我可以,但是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就着急合作了,你这是缺钱吗?缺钱了我给你投资。”楚寒年的口气,还真是不小。
“你不觉得丢人我都觉得丢人,麻烦你说话之前稍微过一下脑子行么?你觉得我大哥,冷氏,是这么差钱的?”冷蒹葭真想用眼神杀死楚寒年这个神经病。
“何必和凌熙合作。”楚寒年心里依旧介意。
“这是冷氏战略布局,跟你不方便沟通!”冷蒹葭不屑的冷哼。
"你的意思是,你跟我没话可说,但是和凌熙就有话题可聊?“楚寒年吃醋的毫无意义。
”人家凌熙已经结婚了,你觉得我还能如何?“冷蒹葭浑身不自在,同时觉得楚寒年就是一只疯狗,看到谁,就上去咬一口。
”如果他不结婚,我倒是觉得,你都要上赶着了,眼光这么差。”楚寒年忍不住吐槽。
“你对凌熙的意见好像挺大的。”修七七突然插话进来。
“你现在结婚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真希望你知道,躺在你身边的男人到底心里在想什么。”楚寒年用力眯起眼眸。
“这么说,你很了解我?”凌熙公然挑衅的看向楚寒年。
“谈不上了解,我只是觉得,不清楚过去,就闪婚,风险会很大的,尤其对女人来说。”楚寒年身为男人,不得不多嘴一句,“如果我是一个男人,哪怕真的要娶一个女人,也会给足了安全感,然后才会结婚,而不是你,趁虚而入,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但是,肯定不是好的。”
“你对我真的偏见太深了……”凌熙轻柔一笑。
“大哥,我们走吧。”
冷蒹葭也不想留下来看戏。
“我送你。”楚寒年走过去,伸手就按住了冷蒹葭的手腕,却被女人一把甩开,“不必了。”
楚寒年顿时气得牙疼,冷蒹葭在凌熙的面前,故意不给他面子是么?
目送女人上车离开的背影,楚寒年一阵烦躁。
凌熙却笑得肆意,“看来楚少想追求冷小姐,并不是这么容易,之前我还以为,你们将要复婚了。”
“我的私事你倒是惦记。”就算刚被拒绝,楚寒年也不会觉得丢脸,反而上下打量着凌熙,却突然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凌熙,并不是在国内,而是在国外……
但具体在什么地方见过,楚寒年却就是想不起来。
有时候就是这样,感觉有什么记忆,在头脑中一闪而过,但想要追寻的时候,却不留下任何痕迹。
“七七,我们和楚少说再见。”凌熙低头,看向怀里脸色惨白的女人。
“楚少,我们先回去了,你自己开车回去的时候,小心点。”修七七内心,却很想过去安慰一下楚寒年。
她不懂,为什么楚寒年觉得,冷蒹葭什么都好,甚至冷蒹葭都不正眼看他,他却还是不肯放手。
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楚寒年甚至不要自己的面子吗?
修七七陡然觉得,也许,她从未了解过楚寒年。
“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楚寒年对修七七撂下这句,便转身上车。
“人家也不是很领你的情,就算你再关心,但楚寒年的心里,有的也不是你。”凌熙不屑的开口。
“我高兴怎么了?”修七七情绪很差。
回到家中,修七七的头脑中,却还是楚寒年的面孔。
”想什么呢?”凌熙回头去看,只见修七七站在门口,都不知道要换鞋。
“没什么。”修七七身体一个机灵,这才开始换鞋。
“真的没什么?”凌熙慢条斯理的抽下领导,这才继续道,“我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是这顿饭,让你不愉快?”
“没有,你就别再问了。”冷蒹葭一阵心烦,便往洗手间走去,正准备洗漱,却听见男人讽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心里还要想着楚寒年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