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 第2137章 甘愿沦为备胎
    那个时候她和田梨是不熟的,算是最普通的点头之交。

    前年的同学聚会上,沈知夏被灌了酒不小心喝多了,她在卫生间里给厉温故打电话,想让他过来接她回家。

    可还没等沈知夏开口,厉温故说了句“我现在在忙”,便直接挂上了电话。

    沈知夏一个人晕晕乎乎走出KTV,好巧不巧,就被两个男人盯上了。

    好在田梨和沈一帆刚巧碰到,及时救了她。

    从那以后,沈知夏跟田梨的来往渐渐多了起来。

    厉温故有明令禁止过她不许和沈一帆来往,但沈一帆是她的救命恩人,后来她每次跟田梨一起吃饭,也会问沈一帆要不要来,一来二去,三个人的聚会就多了起来。

    沈一帆见沈知夏兴致缺缺的样子,适时打断了田梨的话,“大学时候的事情夏夏很少参与,你聊点别的。”

    “哦哦,好啊,”田梨吃了口水果,道,“夏夏,为了庆祝你分手,我特意找了个度假村,很快就到国庆了,我们出去玩吧。”

    沈知夏:“……”

    “分手有什么好庆祝的啊?”

    “当然要庆祝了,是你甩了别人,而且你也不想想你甩的是谁,那可是全球几十亿少女的梦,多少人在苦苦等待排队嫁给他的厉温故,你能跟他分手,可见你是多么有魄力的一个人啊!”

    沈知夏:“……”

    “我没觉得有什么好庆祝的,而且国庆长假最不适合出去玩了,到处都是人山人海,最重要的是,国庆那天我要参加婚礼,还有,2号那天是中秋节,我要回家陪爸妈的。”

    “唉,那行吧,你也知道,我们金融狗是跟着法定节假日走的,国庆是一年里除了春节最长的假期了,不出去玩的话,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浪费啊。”

    “那你就出去玩呗,看看有没有朋友同事什么的能陪你,一帆要是有时间,也可以跟你一起去啊。”沈知夏提议道。

    “不行。”沈一帆果断拒绝,“我们三个人一起,我帮你们拎拎包拍拍照那还行,两个人单独去,孤男寡女的绝对不行。”

    “放心吧,我也不会单独跟你去的,系草同学。”田梨道。

    沈一帆轻咳一声,又道,“我国庆也要在家团圆,不能出去玩的。”

    “行行行,既然你们没时间,那咱们回头再约吧,夏夏,你参加谁的婚礼啊?要当伴娘吗?”田橙问道。

    沈知夏愣了一下,才开口道,“是温故的保镖,但他是月牙姐姐老公的好朋友,所以跟星月湾的人都很熟的,星月湾的小妹妹们长大了,不需要我当伴娘。”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在婚礼上,岂不是又要见到厉温故?”

    “嗯,我跟他是避免不了不见面的,毕竟我爸妈也生活在星月湾,两家人比亲人还亲。”

    “唉,你这分个手也不能痛痛快快的分,这是要演变成亲人的节奏啊。”

    沈知夏没说话,她的心里很乱很乱,根本理不出头绪来。

    沈一帆看出来了,他觉得现在应该给沈知夏时间和空间,让她好好冷静下来。

    “田梨,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沈一帆开口道。

    田梨懵,“这刚吃完饭呢,时间还早啊。”

    沈一帆给她使了个眼色,“真的不早了,走吧。”

    “哦哦。”田梨似懂非懂,但还是站了起来,“夏夏,我们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啊,有事打电话。”

    “嗯,我送你们。”

    沈知夏送他们到门口,沈一帆很贴心地把门口的垃圾带下去扔了。

    两个人走进电梯,田梨一脸坏笑地看着一旁的沈一帆,“系草同学,你的机会来咯。”

    沈一帆笑笑,“什么机会?”

    “你还敢装蒜?你敢说你不喜欢夏夏,敢说你没有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这种话不要当着夏夏的面说。”沈一帆严肃道,“她现在刚分手,需要时间平复,我不想给她压力。”

    “你还蛮贴心的嘛,”田梨疑惑地蹙眉,“那你就不怕她平复着平复着,就回到厉温故身边了啊?”

    “她不会的。”沈一帆眼里有着一抹痛色,“她曾经那么爱厉温故,爱到失去自我,现在一旦决定放弃,就不会轻易回头的,因为她永远会记住那种痛,越痛,就越决绝。”

    田梨听到这话,颇为意外。

    在她的印象里,沈一帆对沈知夏是一直有好感的,但是从来没有轰轰烈烈地去追求过,更像是老同学老朋友,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

    “系草同学,你可以啊,我怎么感觉,你有点甘愿沦为备胎的自觉呢?”

    “我不是备胎,以夏夏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有备胎?所以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关系不错的老同学而已。”

    田梨有点听不懂了,抓了抓头发,道,“那你这些年对夏夏,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要说喜欢她,也没见你主动,要说放弃,你也没交往过其他女朋友啊。”

    “我在等。”沈一帆道,“我一直在等她发现厉温故不适合她,等她分手,这样我才能光明正大地追求她,否则,在她和厉温故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所表示的话,她一定连朋友都不会跟我做的。”

    “这倒是,夏夏三观很正的。”田梨有点动容,“系草,我觉得你很厉害唉,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坚持的力量,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守得云开见月明,你终于等到夏夏分手了,可歌可泣啊!”

    电梯门打开,两个人走了出去。

    沈一帆把手里的垃圾送去不远处的垃圾站扔了,“你身为夏夏最好的朋友,按理应该希望她跟厉温故在一起的欲望比较强烈才对,毕竟我跟厉温故没法比。”

    “切,我是那种人吗?没错,厉温故是很有钱,夏夏要是嫁给他啊,说不定我还能跟着沾沾光呢,可前提是夏夏要幸福。

    我身为朋友,只希望夏夏幸福,厉温故给不了夏夏幸福,所以他就是背着金山银山来要我劝夏夏跟他和好,我也不会答应的。”

    田梨坐上沈一帆的车,感慨道,“事实证明啊,姐弟恋没结果,我要跟我妈说,给我安排相亲的时候注意一下,我宁愿跟大叔相亲,也不要找年纪比我小的弟弟。”

    沈一帆发动引擎驶离,笑着道,“是啊,年纪相仿,家庭条件差不多才是门当户对的,所以我早就知道,她跟厉温故,不可能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