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极品仙尊 > 第1805章 监狱囚犯
    第1805章 监狱囚犯

    马车“吱吱呀呀”的慢吞吞走起来,不知走了多久,两人耳边响起对话声和铁门打开关闭的巨响。

    看样子已经进入监狱了!

    藏在干草车上,又晃晃悠悠走了一会儿,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沉默几秒钟之后,李炫和陈美娜就听到一个不耐烦的声音道:“喂,还不下来?你们两个该不会是睡着了吧!”

    两人这才从干草堆里探出头来,发现车子停在一个院落当中,四面都是五六米高的石墙,墙头竖着一根根闪着蓝莹莹光芒的倒刺,墙上则勾画出各种强大的符阵!

    除了高墙之外,几乎每隔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就有一座高塔,上面有卫兵在严密的监视着四周的动静。

    李炫甚至看到高塔上还有类似符阵火炮的东西。

    果然是监狱,而且是一座防守的密不透风的监狱。

    幸亏采用了秘密手段偷偷潜入进来,不然真的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攻克!

    “我们现在该做什么?”陈美娜问赶车的大汉道。

    大汉就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卸着干草。

    陈美娜还要问的时候,李炫轻轻拉了她一下,低声道:“来了!”

    果然有人来了,是个穿着黑色军装,肩章上戴着三颗星的瘦削男子。

    从他肩章上的星来判断,他居然是一位大西参将!

    参将来到两人面前,懒散的扫了一眼,就开门见山的道:“你们是来买犯人的?”

    陈美娜点点头道:“是的。”

    “钱呢?”参将问。

    李炫道:“已经准备好了,一千万灵力水晶!”

    参将眼中闪过贪婪的精光:“那就好……跟我来吧!”

    转过身,他吹着口哨,朝着监狱深处走去。

    李炫和陈美娜对望一眼,小心翼翼的跟在参将的身后。

    从头到尾那赶车的大汉都没望过来一眼,一直都忙着卸干草,似乎这种事情早就见多不怪了!

    “咣……”一道铁门在李炫和陈美娜身后关闭。

    这已经是第五道铁门了,李炫和陈美娜跟随着参将从地面来到地下,一直深入到地下三层,身后关闭了足足五道厚实无比的铁门。

    沿途也能看到无数的卫兵在巡逻站岗,不过对于李炫和陈美娜这两个外来客,他们就像是根本没看见一样。

    可见监狱的防御再严密也没有用,只要是人腐败了,再强大的堡垒也会出现漏洞!

    打开第六道铁门之后,参将停住脚步,冲李炫招了招手到:“水晶现在就得给我!”

    李炫摇摇头道:“我要先见到人!”

    参将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先给钱,再看人!”

    “先看人,再给钱。这是接洽人告诉我们的!”陈美娜也道。

    参将的目光在他们脸上扫过,冷笑道:“那不一样,这个可是无限期羁押犯,我担的风险可不是一般大,所以必须先拿到钱!”

    “不行!”陈美娜依然摇头,“看到人之后,我们会立刻给你钱!这里是你的地盘,难道你还怕我们跑了吗?”

    参将吐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知道是我的地盘,还这么吝啬?”

    “不管是在谁的地盘上,都得讲规矩!”陈美娜道。

    死死盯着陈美娜的脸看了几秒钟,就在李炫以为这家伙要翻脸的时候,参将终于低声咒骂了一句,指了指铁门之中的黑暗道“进去吧,他就在里面!不过我得警告你们,出去之前不能跟他接触!”

    步入黑暗之中的第一感觉,就像是来到了地狱。

    铁门之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什么东西腐烂了很久,恶臭发酵一般。

    里面只有每隔五步远的一盏极为微弱的小灯,才令人觉得这里还是人间,否则真的会误以为是地狱。

    四周根本没什么墙壁,根本就是直接挖穿了地底的岩石而成的一个空间,手摸在墙壁上,冰凉的甚至能凝结出露珠!

    走出不知道多久,参将终于停下了脚步,李炫这时候才发现他用个手绢不断的抹着鼻子,显然他这个地头蛇也有点受不了地下的这股子味道。

    参将停下来的地方是一间石头牢房的门口,牢房应该是用一整块石头抠出来的,只留下一个仅容一人钻过的孔洞,还用手臂粗细的铁条给封死。

    “喏,就在里面,自己去看吧。”参将嘟囔了一声,站到后面去。

    陈美娜走过去,俯下身子从孔洞里看过去,沉默几秒钟之后站起身冲李炫使了个眼色。

    李炫就从私人位面里取出灵力水晶的兑换券,交给了参将。

    参将接过羊皮纸,轻轻抖开,看了眼上面的数字和凭证,神情立刻变得明亮起来。

    “嘿嘿……”他得意的笑了一声,“你们到门口去等着吧。”

    李炫和陈美娜退回到门口,听着黑暗之中传来某些奇怪的声音。

    除了牢房打开的声音之外,似乎还有其他囚犯的呻吟声,那么清晰却又像是耳中的幻听。

    这个地方,简直太可怕了,李炫真是有些难以想象在这里关上十年是种什么感觉!一定是生不如死吧?

    而从这种地方买出来的人,真的还能记得十年前的那些秘密吗?

    二十分钟之后,一阵“哗啦啦”的脚镣声响起来,黑暗中缓缓出现了一个蹒跚的身影。

    看到这身影的一瞬间,陈美娜的目光微微一凝,脸上快速闪过一抹激动,却又立刻掩饰了下来。

    多年寄居生涯让她早已经练就了控制情绪的能力,无论多么激动的感情,她都可以很好的藏在心底,不流露出一分一毫!

    李炫也同样看到了犯人,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给李炫第一个印象就是瘦,那褴褛的囚衣下露出瘦的能数清肋骨的身躯,上面还残留着一道道结疤不久的伤痕。

    男人的头发和胡子太长了,几乎把整张脸都给遮住,看不清楚样子,不过从他那迟缓的步伐和微微晃动的身躯来看,这个人的身体恐怕已经在十年黑暗的关押当中毁掉了大半!

    更让李炫心惊的是,男子不但手腕和脚踝上戴着厚重的手铐和脚镣,浑身还缠着一条条锁链,甚至肩膀上还洞穿了两个黑洞,两条铁链从里面贯穿而过。只要他有任何的活动,铁链就会摩擦身体,令他痛苦的一颤。

    大西的监狱,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啊!

    参将戴着犯人来到他们面前,懒洋洋的道:“我找个人带你们出去。记得在监狱里的时候不能打开这些锁链,否则后果自负!”

    “明白!”李炫忍着心头的一股怒气道。

    大西的监狱虽然黑心,却有一点好处,收了钱就会帮你办事。

    一个小时之后,在一个狱卒的带领下,李炫和陈美娜领着犯人从一扇小门偷偷溜出了监狱,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而那位参将正在书写一份文件,向上头报告有个无限期羁押的犯人患了急性的传染病死掉了,为了不让传染病蔓延,犯人的尸体已经焚化……

    离开监狱三百公里的一处小镇的旅馆中住进了三个奇怪的客人。

    正是李炫、陈美娜和霍亚。

    霍亚就是那个从监狱中买出来的犯人,他身上的锁链已经全都除掉,胡子和头发也都刮净,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衣服,看起来总算是有点人样了。

    可是从他那瘦削的双腮,骨瘦如柴的身躯,麻杆儿般的四肢,还有空洞的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神之中,还是能看到十年牢狱留下来的恐怖后遗症!

    “霍亚叔叔,你还认得我吗?”旅馆房间中,陈美娜凝望着霍亚,轻声问道。

    此刻陈美娜再也不需要控制情绪,眼眶终于湿润起来,一滴滴珠泪沿着雪白的脸庞洒落下来,啪嗒啪嗒摔在地板上化成无数水花!

    霍亚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耳朵听不到声音,还是对于话语没有反应,他只是呆呆的注视着前方,眼睛完全找不到焦距的感觉。

    “霍亚叔叔……你受苦了。”陈美娜轻轻的抚摸着霍亚那高高突出的颧骨,忍不住的抽泣道。

    李炫皱着眉头站在一旁,霍亚是陈海龙的弟子之一,当年就是他将陈海龙的最后研究藏匿起来,这个世界上他是唯一一个知道那份研究落在何处的人。

    十年前,陈海龙被谋杀之后,霍亚就被国家找了个借口给关起来,一关就是十年。

    漫长的牢狱生涯看起来不但摧毁了霍亚的身体让他变得十分虚弱,也摧毁了他的精神。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霍亚能不能恢复正常人的神志还不知道,更别提帮着他们找到陈海龙的研究了!

    难道陈海龙的研究就要从此不见天日了吗……

    李炫有些惋惜的想。

    一连几天,他们都呆在旅馆的房间里不出去。

    陈美娜每天不厌其烦的照顾着霍亚,跟他说着话,希望能够让他恢复一些记忆。

    霍亚却一直如同个木头人般,除了吃饭和睡觉之外,全无任何反应。偶然看到阳光,他还会发出野兽般的低吼,躲藏进被子里!

    这样一个人,真的有些让李炫失去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