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婿 > 第1474章 这样容易把天聊死
    “就是”

    白寒霜本来竭力保持着一宫之主的高冷,但是听到秦飞这么一问,面颊有些滚烫。

    两朵红霞,漂浮在了白玉无瑕的俏脸上。

    也许,白寒霜五百岁的年龄,在世俗界人的眼中,已经是“老妖婆”一般的存在。

    但是别忘了,这是炎龙大陆,是一个充满了灵气可以通过修炼,无限延长寿命的地方。

    作为一个元婴期的顶尖高手,白寒霜至少活两三千岁没问题,按照这个比例,在修炼界白寒霜只能算是一个“少妇”。

    而寒紫凝和白玲珑这种,刚刚一百岁出头的女修,只能算是“妙龄少女”。

    像秦飞这种,三十多岁的真实年龄,就有结丹巅峰修为的修士,在修炼界也算是比较罕见的存在了。

    自然,连恋爱都没谈过,也没和任何男修传出“绯闻”的白寒霜,在感情上还是一张白纸。

    略微羞涩了那么一下,才恼怒的瞪了秦飞一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容易把天聊死!”

    “啊?哦”

    秦飞也总算反应了过来。其实他的情商并不低,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女人了。只是觉得太不真实了,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本以为自己和白寒霜之间,只是喝醉酒之后的一场误会。但看这架势,那岂不是以后,天天可以那个啥了?

    本来,秦飞就不是一个保守的男人,只是这两年一直在寻找杨若曦和凤凰,所以忽略了那方面的需求。

    昨晚上和白寒霜春风一夜,让秦飞压制了许久的欲望,如同雨后春笋,不断的生根发芽。

    白寒霜面容冷艳,精美,身段婀娜紧致,气质雍容高贵。

    要是能和这样的女人一起双修,绝对是炎龙大陆上所有男性的终极目标。

    偏偏这么大的馅饼,就砸在了秦飞的头上。

    一时间,又高兴,又激动。嘿嘿的干笑了一下,才说道:“那行,我就先练《玉女真经》!”

    “好,我等会儿派人给你送一些五行晶石过来,这是我们玉女宫藏经阁的令牌,你如果还想修炼其他的心法,自己去选。至于武器,你的化血神刀是顶级魔器,我就不献丑了!”

    白寒霜又摆出了一宫之主的高冷派头,不冷不淡的说完,才长袖一卷,留下一块令牌之后,直接化作遁光消失不见。

    “看样子,只能暂时留在玉女宫了!”

    秦飞把令牌捡了起来,收进戒指里后,开始钻研白寒霜给他的《玉女真经》。里面有一个关键词很重要,就是“阴阳和合”,这是双修的根本。

    刚好,白寒霜是玄阴之体,秦飞一直修炼的阳刚心法,属于至阳之体,两人双修的话对于双方的修为肯定都极有好处。

    要是自己真能突破元婴期的话,恐怕炎龙大陆上,没有哪个岛屿自己不能去了吧?

    秦飞心里盘算了一阵子,继续沉浸在了玉女真经玄奥的文字里面。

    此时,白寒霜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大殿,处理盘龙西岛的一些日常事务。

    “禀告宫主,昨日又有三艘商船被毁,领头的是一个金蟒妖修,叫做金不焕。”

    “禀告宫主,盘龙西城护卫反馈,最近失踪人口开始上升,请求增加巡查力量!”

    “禀告宫主,第一批画像已经完成,已经开始在附近岛屿张贴”

    白寒霜坐在一张镶嵌着宝石绸缎的宽大椅子上面,神色高冷威严。

    大殿内,几个玉女宫的弟子,正在把下面反馈过来的信息,一一告诉白寒霜。

    “这样,即刻抽调五十名结丹初期弟子,前往盘龙西城。如果妖族胆敢继续来犯,杀无赦!”白寒霜美眸一凝,杀机涌现。

    一派之主的风范,尽显无疑。

    “还有,让画师继续临摹画像,并且送到各派宗门手中,一但有消息立刻向我反馈!”

    白寒霜又补充说道。

    “是!”

    一群女弟子躬身退下。

    很快,大殿里变得静悄悄的。白寒霜微微叹了口气,托着下巴,似乎陷入了沉思。

    她很想派人去找白玲珑,但是又觉得即便找到了她,以那丫头固执决绝的性格,多半也不会再回玉女宫了。

    但愿这丫头运气好一点,离开玉女宫后,获得一番造化才好。

    白寒霜心情正有些凌乱的时候,大殿外面突然响起了“啾”的一声,有点像是烟花升空的呼啸声。

    眼神顿时一凛,这是玉女宫示警的信号。

    难道是妖族大举入侵了?

    白寒霜蹭的就站了起来,化作一道白光,飞出了大殿。

    此时,玉女宫上方。一个灰袍老妪,和追杀过秦飞的白发老妪,大口的吐着鲜血,身形踉跄的倒飞了回来。

    一艘不是很大,但十分豪华的灵舟上,站着一个穿着华袍,面容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

    背负着双手,一脸的狂傲:“两个老不死的,不过元婴初期的垃圾修为,就想拦下老夫?”

    不错,此人正是司徒浩天。

    这次来玉女宫,也没带什么手下,主要是不想把动静闹得太大,让其他门派的人觉得他在仗势欺人。

    但是,出手教训一下玉女宫的两个护法,震慑一下她们,肯定还是很有必要的。

    “宫主,是司徒浩天!”

    两个护法擦了下嘴角的血迹,面色有些凝重。她们也看出来了,白寒霜修为跌到了元婴初期。

    现在整个玉女宫,都没有高手坐镇了,面对元婴后期的司徒浩天,就算绑在一起都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白寒霜并不清楚司徒浩天的来意,微微颦了下柳眉,冷淡的说道:“司徒门主,你无故打伤我玉女宫护法,所谓何事?”

    “哼,白寒霜,老夫对你的心意,难道你不清楚?但是,你他妈竟然委身一个结丹期的垃圾,是在羞辱老夫吗?”

    司徒浩天干脆撕破了脸皮,有些怒不可遏的大声说道。